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16.竹林与青杏(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7kzw.com
    “你怎么在这里”慕声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妙秒黑白分明的眼里倒映着月光,向前走了一步“我等你啊,等了很久了。”

    看他的表情,想必刚在在慕瑶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正中她下怀。锦上添花算什么,她这不是就来雪中送炭了

    江风吹动她的衣衫,她身上还残存着一丝酒气混杂着柳拂衣香囊的味道,他心中涌上一阵烦躁“酒局这么快就结束了,赶着赴下一场”

    凌妙妙脸色霎时变了,眉头挑起“你怎么说话呢”

    “我说错了”

    嚯,看这吃枪药的架势,刚才和慕瑶想必是大吵了一架。凌妙妙压了半天,微笑着压下了火气“我是与柳大哥喝完了酒,那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来找你,又不是为了喝酒。”

    慕声抬起眼,连作弄她的兴趣都没有了,不耐烦地冷笑“凌小姐又失眠了我的香囊不中用,没有柳拂衣的好闻。”

    记仇的小气鬼。

    凌妙妙笑一声,见他的脸色,估计伤得不清,鼓起勇气一把挽住他的手臂,“你不能把我往好处想想我专程来带你上药。”

    慕声甩了一下没甩开,牵动伤口,冷汗顿时涔涔而下,有些恼了“放开。”

    “别动”妙妙压低声音,死死拽住了,“你看你,疼了吧”她拖着他往自己的阁子里走,带着杀人越货的邪门勇气,“不想惊动你姐姐,就别在这里闹腾”

    慕声的挣扎顿止。

    果然慕瑶就是黑莲花的死穴,屡试不爽。

    慕声被凌妙妙连拉带拽地安顿在椅子上,漆黑的眸子如同寒潭沉星,整张脸上满是阴郁“凌小姐,你未免太多事了吧。”

    凌妙妙没理他,仔细地掩上门放下帘子,点亮一盏烛台。

    昏暗的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人,她转过脸来,一丝笑也没有了“你有病吗慕子期,有伤就要赶紧治,不用药就算了”她望着他手指间渗出的鲜红,皱起眉头,“至于这样折腾自己吗”

    她神色罕见的严肃,几乎像是在发怒,但眼里流露的关怀,很像曾经的一个人。

    慕声神色一滞,拿开了手掌,看着指间斑驳的血迹,衣服上的血已经洇出来了,慢慢向外扩散。

    “我从来不用药。”

    “啊”妙妙的常识被挑战了,“那你有什么特异功能吗比如说,不治自愈什么的”

    “没有。”

    “那你”妙妙倒吸一口凉气,委婉地总结,“咳,慕公子活到现在,实属侥幸。”

    慕声看着她不吭声,神色晦暗不明。

    她撩起衣裙,在慕声面前半蹲下来,语气轻柔“我帮你看看”

    “不必了。”他再次捂住伤口,神色冷淡,“我不上药。”

    “你别那么紧张。”妙妙感到一阵挫败,“我又不是登徒子,你也不是大姑娘”

    她犹豫了一下,环顾四周,拿出下午那个纸包来。

    展开纸的声音哗啦哗啦,惊动了慕声,他眼珠里跳动着烛火,越发显得瞳仁大而黑亮“不是说没什么吗”

    “我故意说的。”妙妙拿出一只馒头来,拉开他的手心,轻轻地放了上去,嘴里抱怨道,“本来想拿去给你和慕姐姐尝尝,谁知道偏偏碰见你在跟别人打架,你那么凶,一脸要吃人的样子,傻子才会巴巴地给你送吃的”

    慕声望着手心。

    馒头雪白滚圆,表面光滑诱人,正中间用切成菱形的胡箩卜镶了朵五瓣梅花,红白相应,十分精美。

    她的声音清脆极了,带着点儿小姑娘家的委屈。

    “你别光看,尝尝呗。”妙妙蹲在他跟前,一脸兴奋地仰视他,“我家宝贝厨子做的,又好看又好吃”

    慕声扭过身去,躲过了她的视线。

    他不喜欢这种仰视,总觉得这个动作,自己的表情会被她一览无余,就像他总是这样看着慕瑶一样。

    妙妙心里叹气,咬咬牙,换了个边蹲下来,继续厚脸皮“你快咬一口尝尝,包你不会失望不是还没吃饭吗”

    让她一提醒,倒还真的饿了。慕声刚咬了一口,蓦地尝到了一股甜。他低头望去,馒头里面加了莹润的红糖,红糖已化掉了,淌在馒头里。

    “甜不甜好不好吃”卖出安利的凌妙妙蹲在地上,笑得像个终于嫁出女儿的老大娘。

    甜味融进他的嘴里。

    太甜了,多久没有吃过这么甜的东西了

    顿时饥饿连带着一股奇妙的渴求席卷了他,他几口将馒头吃掉了。妙妙托腮看着他,又及时地在他手心放了一只。

    他顺着她的手指向上看,看到她细长的手臂,水蓝色上襦,白皙的脖颈,一直看到那双带着笑意的杏子眼,期待地望着他“吃啊,还多得很呢。”

    慕声望着她,这个模样

    这个模样很多年前,在大街上为了一口饭被打个半死的时候,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家小姐,就是这副好意施舍的模样。

    如果她们知道,自己惺惺作态的施舍,喂的是一只疯狗,就会惊恐地跑开,头也不回地跑到温暖的轿子里,那里有人嘘寒问暖,告诉她们,对待这些人,不需要善良。

    而风霜雨雪里无尽的厮杀,夜晚和死亡,才是他的归宿。

    他手指收紧,馒头上的梅花被他无意识地捏变了形。

    “哎哎哎,别捏”妙妙满脸心疼地抓住他的手腕,那力道跟小猫挠人没什么区别,“有气冲我来,别虐待粮食。”

    他的手松开,兴味索然“不吃了。”

    妙妙“嘶”的一声,对于他的心情变化浑然不觉“别矜持啊慕公子,我一个人一口气都能吃三个,你一个男孩子,还吃不过我,这如何说得过去”

    “”

    那些似是而非的画面奇迹般地消散了,他隐约觉得,眼前这位官家小姐,不可归入回忆中那些女孩儿们的行列。

    不温柔,不骄矜,毫不客气,乃是个怪胎。

    慕声不再计较,接住了她的馒头,也一口气吃了三个,感觉胃里服服帖帖,整个人都舒服了起来。

    妙妙在一旁瞅着,一阵心疼三个就那么随口一说,黑莲花真能吃早知道报两个,也好省一个出来多吃一顿。

    妙妙耐心地等他吃完,愉快地拿出药膏来,一股浓郁的中药味从她手中弥漫开来“吃好了,上药吧”

    “怎么还要上药”慕声的脸又沉下来。

    “按我家的规矩,小时候要吃苦药,我爹先喂我一颗糖。先头甜了,待会儿就不会那么苦了。”凌妙妙笑嘻嘻地望着他,“要不你自己来,我不看”

    黑莲花偏过头去,眸子漆黑“不必了,没那么矫情。”

    凌妙妙看他一眼,自顾自打开药膏盖子,边准备边嘟囔“慕公子,想要活得久一些,多陪慕姐姐一段日子,就要惜命,对自己好一些,若是抢先死了,岂不便宜了他人”

    慕声骤然抬眼“你说什么”

    妙妙仰起脸,满脸无辜的笑意“没说什么呀。”

    她顿了顿,低头忘了一眼手中的药,接着没头没尾地嘟囔了一句“你一直这么抗拒,难道这些药对妖造成的创口没有用”

    “不是。”慕声破罐子破摔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血,“以往都是阿姐帮我疗伤。”

    她知道的伤,都被治好了。

    她没有发现的,或者他不想让她发现的,他就自己扛着,听天由命。

    “既然有效,那就快点吧。你脸色这样差”

    是吗他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脸色这么差,阿姐却一点儿也没看出来。

    凌妙妙急匆匆地拉开抽屉,在自己的包裹里找出了剪子和纱布,还像模像样地打了一铜盆热水。

    “你这是做什么”慕声望着她窜来窜去的身影,啼笑皆非,“我又不生孩子。”

    “啊不是这样吗”凌妙妙手足无措,尴尬地站在原地,心里暗道垃圾电视剧,误人子弟

    “你过来。”慕声抬起眼,那双黑眸从她脸上划过,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意味,“看你这样子,没帮人上过药吧”

    “是是没有”她有些心虚,顿了一下,又有了底气,胸膛一挺,“我自视还是挺有经验的,我给家里的小鸭子治过腿。它本来都被猫咬跛了,我天天追着它,给它抹药,硬被我治好了。”她眼中泛着亮光,“我厉害不”

    “”他咬了咬牙,“药给我。”

    “行”凌妙妙看他单手解开衣服,心里有点儿紧张,“我需要回避吗”

    “哼。”他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手下一顿,“凌小姐若是想看,留下也无所谓。”

    慕声解开衣服,里衣慢慢从肩头褪下来,余光瞥见身后一道僵立的影子。

    她还真待在后面看着。

    好,想看便看个够吧。

    衣服脱下来,凌妙妙心里咯噔一下。

    慕声很白,他的背跟他的脸一样白,莹白如玉的皮肤上,纵横交错着陈年的鞭痕,以至于那个穿透他身体的血洞,都不是那么显眼了。

    “凌小姐,别发呆了,帮我递剪刀。”他微微侧过头来,那个优雅美丽的背影逆着光,露出他眼里一点光亮。

    这样的诱人,凌妙妙下意识地照做了。

    “等一下你要剪刀做什么啊”

    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尖角已经蹿出喉咙,双手下意识捂住了眼睛,心脏拼命跳动,透过指缝,看见慕声冷淡地望着她,脸色白得吓人。

    “拿水洗洗不就得了,何必”凌妙妙快崩溃了,看着慕声一手掌的血,还有血泊中的剪刀,简直就像命案现场。

    这个世界又没有麻药,这样玩,真的不会出人命吗

    “水鬼伤过的地方,如若不清理掉,很快便会腐烂。”慕声宛如听到什么笑话,额头上已经满是细密的冷汗,笑得讥诮,“凌小姐看着骠勇,不想胆子比兔子还小。”

    她见慕声血流得像小溪,空气里浮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也顾不上计较他话里的贬损,一把抓起纱布,颤抖着手按在他的伤口上,听见他闷哼一声。

    “你快自己按着”妙妙的手抖得更厉害了,冷汗湿透了后背,“快点,我怕弄痛了你。”

    岂料他沾着血的手在盆里一涮,带着温热的水珠覆上了她的手,用力按紧了。这一按几乎是带着自虐的恶意,这样的痛楚下,嘲讽的话语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你可以用力一点的。”

    凌妙妙岿然不动,看上去相当镇静,实际头皮瞬间麻了半边。

    妈妈,有变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