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27.帝姬的烦恼(二)
    大启灵塔, 广置天宫。

    兴善寺一片殿宇连绵,画拱承云, 丹栌捧日,白玉栏杆重叠而上, 碧瓦飞甍在参天古树的掩映下连绵一片。

    赵太妃的马车停在寺前, 两个浅红襦裙的宫婢扶她下了车。

    太妃年已四十, 但保养得相当精致。瓜子脸上缀着妩媚的一双眼, 仅眼角有些皱纹,薄唇若有若无地勾起, 年轻时候一定是位妙人。

    这位先帝曾经的宠妃一身绛紫, 辅以鲜亮的秋叶黄纹饰,贵气里刻意带了一丝年轻的色彩。她削减了贵重头饰, 头上只别了一支素钗,临下马车, 似乎想起了什么, 将手上的镂金护甲也捋下来, 顺手交给了宫婢。

    后面紧跟着又来了一辆马车,宫女佩云先跳下车来, 伸手去扶车里的端阳帝姬。

    李淞敏生得很像赵太妃, 一双眼睛大而水灵, 但身为公主之尊, 无需讨好他人, 她比母亲要更自信, 神态里总是带着一股漫不经心的骄横。

    赵太妃远远等着女儿过来, 一见她彩衣华裙,不紧不慢的模样,眉头蹙了起来“佩云,怎么给帝姬选衣裳的”

    佩云吓了一跳,回头去睨端阳的神色,帝姬撒着娇挽住赵太妃的手臂,“母妃,是我选的裙子,今日天气好,适合出来踏青。”

    “淞敏,都说了多少次了,佛祖面前,你姿态要放低些。”她顿了顿,见到端阳精神不济的慵懒模样,摸了摸她的眼皮,心疼道,“又做梦了”

    她回过头去寻觅着,瞥见远山脚下柳拂衣伫立的身影,面色稍霁,扶着端阳的手,压低声音“母妃已经找到解决办法。多半是从前咱们心不诚,才让神明怪罪下来这回母妃捐了三百斤香油钱,亲自磕头赔罪,你肯定不会再做噩梦了。”

    端阳满脸不赞同,想争辩什么,最后还是颓然放弃了。

    她顺着母亲若有若无的视线看去,碧蓝的天空之下远山叠翠,那里似乎立着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他脊背挺拔,衣袖和披散的黑发随风摇摆,那身影宛如谪仙。

    她还想要好奇地看两眼,转眼已经走到了正殿门口,被赵太妃拉着进去,一股浓郁的檀香扑面而来,门在她身后缓缓掩上。赵太妃微微侧过脸,半张脸落在阴影中“都在门口等着。”

    宫婢们恭敬地垂袖,分两列守在门前。

    烈日已经西斜,偶有一阵风吹来,寺中遮天蔽日的松柏轻轻抖动,发出波涛般的响声。巍峨的殿宇在一片柔软中岿然不动。

    树下细碎的光影洒落在柳拂衣脸上,他用好听的声音低声吟诵“青青伊涧松,移植在莲宫。”

    慕瑶的声音如玉石撞击,清冽动听“藓色前朝雨,秋声半夜风。”

    他闻声回过头来,冲她微微一笑。

    “阿姐什么时候学了这首诗,我怎么不知道”慕声微眯眼睛,习惯性地打破这种和谐温馨的画面。

    慕瑶又好气又好笑地朝前面抬了抬下巴“现学的。”

    慕声扭过头去,果见到不远处的树木掩映的墙壁上,不知被哪个张扬恣肆的文士,以苍劲笔触题了一首诗。

    “”

    凌妙妙低笑一声,被慕声一记眼刀吓得缩在了柳拂衣身后,探出个脑袋,见慕声一张青春鲜活的脸上满是阴沉,心里忍不住偷偷笑。

    日常观看免费修罗场,生活真精彩。

    “瑶儿,你可有感知到妖气”柳拂衣把玩着那小巧玲珑的九玄收妖塔,露出沉思的神色。

    “没有。”慕瑶有些迟疑,“不过,我想帝姬不会无缘无故被梦魇缠绕。只是现在赵太妃不许我们直接插手,查起来束手束脚,实在为难。”

    柳拂衣劝道“家丑尚不外扬,何况是皇家秘辛。”

    慕声眺望着层叠阑干上巍峨的皇家寺院,错落的朱漆柱外站着两排训练有素的锦衣宫婢。

    他忽然冷笑一声“马上,她便不得不求着我们接受这皇家秘辛了。”

    “信女赵沁茹,带着女儿李淞敏来了”紫色裙摆拖在地上,赵太妃合拢的手掌微有颤抖。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像是在自言自语“既说我诞下个神女,应该福泽不尽才对,为何为何反降困厄”

    莲花宝座之上,一座巨大的金身接引佛像,以某个轻微的角度向下倾斜,和蔼地微笑着俯视芸芸众生。跪在大殿中的端阳不敢抬头,只觉得那栩栩如生的神像仿佛一团金光四射的云,压在她头顶。

    她惶惶不安,一旁的赵太妃却闭着眼跪伏在那里,口中念念有词

    “信女已按指令,将全部身家尽数上供,求佛祖保佑我儿身体康健,不再被噩梦缠绕早年的因果,应在我身上便是,那些恶毒之人”她脑中轰然闪过许多画面,紧闭的双眼猛地挣开,闪出一抹决绝的光,“统统入地狱,不得超生”

    许完了愿,仿佛了却了一桩心事。她长舒一口气站起来,在案前净了手,点燃六支香插入香炉中。随即再次跪倒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顶,向下至嘴边停顿,再向下至心口,摊开双掌,掌心向上,上身虔诚地拜倒。

    烟雾缭绕着,斜升入空中。

    “敏敏,你快拜一拜。”她急促地唤着端阳,扯着不情愿的少女跪在了蒲团上。

    檀香气息浓郁,恍惚间耳边传来一声轻唤“神女”

    一阵风仿佛若有若无的手,拂过端阳的脊柱。

    刹那间头皮一阵发麻,她几乎是被人踩了尾巴,立即跳了起来“母妃你有没有听到,你有没有听到”

    耳边却传来越来越多的声音,“神女”“神女,快随我们来”

    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狂喜的,焦急的

    一声叠一声,被狂风搅散,空气被旋转的气流切割得破碎了,那些声音语不成句,慢慢变做了风的呜咽。

    眼前的光线慢慢暗下去,延伸出一条长而黑暗的甬道,两旁微有亮光,分列摆放着色彩斑斓、神态各异的菩萨像。

    为显皇家气派,佛像用足金,观音像用白玉,纯粹而威严,高不可攀。可眼前这些菩萨像,充满了青绿、靛蓝、朱红、藤黄等颜色,犹如民间城隍庙里泥塑彩涂的神像,艳丽而诡异。

    端阳难以置信地望着,脸上渐渐涨红,几欲滴血。

    那些佛像栩栩如生,连衣带的褶皱都活灵活现,更不要说面上神态

    男男女女们衣衫半褪,足上、头上、腕上带着层层叠叠的金饰,三两个挤在一起,将私密之处毫不避讳地展露出来,以各种令人咋舌的扭曲姿势,行鱼水之欢。明明应该是冷冷清清的佛像,却比红尘男女还要疯狂恣意

    端阳耳边的音浪冲击着她的耳膜,“神女,吾等候您多时了。”

    她的脸色由红转青,牙齿咯咯吱吱地上下碰撞,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噩梦,那个噩梦成真了。

    呼吸间几乎要从肺部牵扯出棉絮,恐惧像看不见的手攫住了她,她像一个瞎子在冰天雪地崩溃地逃窜,颤抖着大喊“我不去别叫我别叫我”

    “敏敏敏敏”赵太妃看见端阳忽然发疯似的大叫起来,朝着空气拍打,急忙去拉,却被猛地推开。

    端阳脸色铁青,扑过去用力地拍打着紧闭的殿门。凄厉地喊了几声,动作突然减缓了,黑色的血液顺着耳孔流出,在雪白修长的脖颈上拉出一条竖长的线。

    赵太妃的脑袋轰地一下,发出了颤抖破碎的尖叫“我的儿啊来人,快来人”

    耳边响起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带着十足的讥笑和讽刺,像一阵刺骨冷风灌入她的耳朵“信女赵沁茹,你是不是拜错地方了”

    赵太妃因焦急而涨红的面孔瞬间变得煞白。她倒退了两步,转头茫然四顾。

    “别叫我”帝姬凄厉的叫喊声越来越弱,向后退去。身子软软倒下去的一瞬间,看见大门由外向内推开,随即所有恐怖的声音戛然而止,耳中只剩下树上的蝉鸣。

    清风带着赤红的晚霞涌入,漫天绚丽的华彩,都在那一人身后。

    柳拂衣稳稳接住了帝姬的身子,目光冷淡地扫过了阴暗的大殿,落在了呆若木鸡的赵太妃脸上。

    “娘娘。”他不动声色地提醒,刻意抬高了声音,“帝姬中暑昏厥,需要叫太医吗”

    柳拂衣的脊背挺得笔直,保持着十足的警惕,衣袖里揣着九玄捉妖塔。但凡有一丝妖气,这宝物一定会跳出来,照得作祟之物无可遁形。

    可惜没有,带着热浪的晚风卷过他的发梢,寺外天际的晚霞与莲花座上金身佛像相映,端庄肃穆,华美异常。

    见到佛像真身,外面的宫婢不敢逼视,齐刷刷地跪伏在门口,透过她们光亮的发髻,远处拉马车的良驹百无聊赖地扫动尾巴,四面寂静得只剩风声。

    柳拂衣怀抱帝姬,衣袂摆动。

    “对”赵太妃紊乱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手指将帕子扭得变了形,她伸出颤抖的手理了理发梢,找回了一些体面“帝姬中暑昏厥来人,回宫。”

    赵太妃慢慢靠近了柳拂衣和其身旁神情严肃的慕瑶,似乎仍然心有戚戚,声音都蔫了下去“佛寺里确有古怪拜托诸位了。”

    “太妃娘娘”慕瑶清清明明的眼睛盯着她,那双琉璃眼瞳中,容不得一丝隐匿的丑恶,“寺里并无妖气。”

    赵太妃猛地一凛“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懒洋洋的声音自众人身后响起。

    慕声雪白的脸半隐在阴影之中,唯独一双黑润润的眸子,似乎倒映着满池星光,是阴暗中石破天惊的两抹亮。

    赵太妃望见他的脸,眼中闪过一抹惊色,嘴角不自知地痉挛了一下。

    慕声手里捏着烧了半截的六枝香篆,从黑暗中走出,嫌弃地伸到了众人眼前“小小几根迷幻香,便把你们都唬住了”

    他没有在意赵太妃的神情,而是低头掀起香案上的桌布“妙妙,快点。”

    香案后爬出手里捧着两大把香的凌妙妙

    “没来得及烧的香都在这里了,回去查一查吧。”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来源:https://www.7kz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