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32.帝姬的烦恼(七)
    端阳帝姬以一种厌恶又挑剔的神情注视着镜中的自己, 手指抚摸着一双明眸下两团乌青,“叮当”一声将缀满珍珠的云脚簪子掷在了桌上, 声音里带着烦躁“龟兹进贡的那一盒蜜粉呢”

    为她梳妆的宫女仿佛有些心不在焉,慌忙回过神来“回殿下, 前些日子用完了我拿咱们自己产的珍珠粉补上的。”

    端阳盯着镜子的目光慢慢游移到了宫女脸上, 面无表情地盯了半晌, 语气有些古怪“佩云, 服侍本宫久了,连一声奴婢也忘了吗”

    佩云呆呆望着她阴冷的神色端阳虽然一向性子骄纵, 但从未苛待过他们, 更别说这样阴阳怪气地说话,当即慌乱地跪在了地上“奴婢知错。”

    佩云低着头, 惴惴不安地看着地板,没有发现端阳胸脯起伏, 眸光里气愤和委屈交替浮现, 似乎是极力忍耐着什么, 半晌才冷声道“你下去,换佩雨进来。”

    佩云与佩雨擦肩而过, 佩云一直低着头, 显得有些心神不属。

    佩雨是一年前入的宫, 比她小四岁, 今年只十五出头, 个子才到她胸脯, 模样是不及她周正, 但胜在天真烂漫,笑起来的时候也外有感染力。她很瘦小,颧骨高,头发有些稀疏,发髻扎的紧紧的,显得脑袋挺大。

    端阳已经趴在桌上假寐“来了”

    “殿下,你怎么还放任她在身边我们明明都看见”佩雨愤愤的声音格外清脆,端阳立即直起身子“嘘”了一声,冷笑道“还不到时候,等我抓她个人赃俱获,看她如何抵赖。”

    说这话时,她的眼神通红,宛如一只被攻击后发怒的小兽,“这五年,我哪里待她不好吃里扒外的东西。”

    佩雨垂下略大的脑袋,悄声嘟囔“她原是陛下的侍女,肯定打心里看不上我们这处,心气高了,自然要往外牵线搭桥。”

    “呵,皇兄”端阳脸上一丝笑也没有了,任凭佩雨给她梳妆,手里死死捏住一把橡木梳子,“皇兄是让先皇后娘娘养大的,心和我们不在一处。母妃辛辛苦苦生下他,却连个太后都当不起,我又算什么”

    那些虚名和宠爱,从来就没落实过。

    她今日才算是不吐不快,出了一口浊气,若是佩云在侧,一定会严肃地提醒她“谨言慎行”,果然是帮着外人欺负她

    佩雨却不同,这是个忠心护主的,跟她在一起,随心所欲的舒服。

    佩雨年龄虽小,可手劲儿却很足,捏端阳的肩膀上,力道恰到好处,令她眯起了眼睛,语气也缓和下来“那天,你看见我和柳公子说话了吗”

    佩雨甜甜地笑了“奴婢瞧见了,真是一对璧人。”

    “他懂得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是我见过的最温柔守礼的男子。”端阳帝姬的嘴角刚勾起又落下,“只可惜他身边总有一个人,时时刻刻同他在一起,我约他陪本宫逛花园,他也不答应。”

    佩雨的按摩使她浑身放松下来,倦意袭来,不禁打了个哈欠。

    “帝姬昨夜没睡好”佩雨瞥她半晌,急急转身,踮着脚尖从柜子里找到一盒香料,“还好,佩云先前燃的香料剩了不少,帝姬回床上躺一会吧。”

    “点上吧。”端阳在背后心不在焉地应道。

    打开纸包捻出一块,在香炉中点燃,一缕淡淡的幽香弥漫出来,“帝姬觉得这安神香如何”

    一扭头,端阳竟然已经趴在妆台上睡着了,小宫女轻手轻脚地凑近了她,试探地推了推“帝姬帝姬”

    没有得到回应,她在一片昏暗中长久地望着端阳的睡着的脸。

    “既然你们已经在南郊找到了那处兴善寺,证明陆九所言非虚,至少不全是捕风捉影,这件事中有蹊跷。”慕瑶的眉头微微蹙起。

    “如果要隐瞒或者封存什么,南郊那么大一座废弃的兴善寺,不可能不做任何处理地置之原地吧。”柳拂衣撩摆坐下,一语击中要害。

    慕声答道“那里很偏僻,四周长满荒草,不仔细看很难看得出来。”

    凌妙妙察言观色,发觉慕声刻意隐瞒了慕家封印的事情。

    她想了片刻,跟着点头“那条路上人极少,就算有人看到那座大殿,多半也会当做海市蜃楼,不会冒险一探。”

    话音刚落,她感觉到慕声的目光再度落在她身上,似乎是在打量。

    只是他们两个的说辞显然不能说服慕瑶,她当即做了决定“阿声,明日你带路,我亲自去看。”

    “不行。”慕声登时变了脸,“太危险了,阿姐不能去。”

    慕瑶勾起嘴角,目露嘲讽“你方才不是说只是偏僻一些吗”

    慕声润泽的眼珠微微一转,显得迟疑又无辜“柳大哥说得很有道理,万一那里有封印,我们那日去得仓促,未曾发现呢”

    “好了好了。”柳拂衣有些好笑地捏了捏太阳穴,“实地勘探不是什么要紧事。在此之前,我有几个疑惑,跟诸位提一提。”

    “先前我们猜测,帝姬的噩梦是由于檀香里添加了致幻的草药,那赵太妃每次都与帝姬同入同出,她为什么没事”

    慕瑶作势要答,柳拂衣抬袖阻止了他,接着道,“瑶儿发现檀香里有死人骨灰,这么多骨灰从何而来骨灰不能燃烧,点燃之后只会扑簌簌地往下落,随风浮在空中,若说是以次充好降低成本,实在说不过去。”

    “据郭修坦白,这批檀香的来源是泾阳坡一个叫李准的江南商人,此人在这一串事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与十年前的旧事,又有什么样的关系”

    几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柳拂衣,均陷入了沉思。

    “还有一个,据陆九所说,十年前兴善寺落成不久,寺中僧人暴毙,红光漫天不散,这种怪事显然非人力可及,必有神怪参与,为什么我们在探访的过程中,从不曾感受到妖气”

    一阵沉默,慕声面无表情,慕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凌妙妙轻轻开了口“柳大哥说此事必有神怪参与,就已经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柳拂衣的眼神赞许,接道“没错。致幻的草药未必真的会招致噩梦,就算有效果,也会一视同仁,只有神怪参与,才有挑选和控制的本事。”

    慕瑶蹙眉“可是我们的确不曾感知到妖气,难道是对方修为高深,深不可测”

    “阿姐不要把敌人想得太强大了。”慕声的语气温柔怜惜,“我们捉妖人探寻不到妖气,对方可能真的不是妖,却有同样故弄玄虚的能力。”

    慕瑶和柳拂衣同时抬头“鬼”

    凌妙妙安安静静地听,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

    柳拂衣为她悉心解释“妖是非人之物修炼得来,通常具有浓重的煞气,妖力越高者妖气越甚;但鬼是人所化,本质上是人存在的另一种方式,对捉妖人来说,鬼的怨气是不容易被感知的。”

    妙妙诚恳点头“所以,十年前的兴善寺红光和十年后的帝姬噩梦,很可能都有鬼魂的参与。”

    柳拂衣思忖片刻,解释道“鬼魂与妖不同,它们移动的能力有限,基本上会被困在死亡的地方,如果要强行移动,需要依附于媒介。”

    妙妙听得头皮发麻“按柳大哥的说法,有没有可能,这个“媒介”就是檀香里的骨灰,骨灰随着风飘飞,沾染了女眷的衣襟,就跟着端阳帝姬回家了”

    如果她那个胆小的丫头在身边,听到这番话,只怕会尖叫着抱头鼠窜。

    可惜在场的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捉妖人,面色并没有多大变化,都点头默认了凌妙妙的猜测。

    慕声玩弄着自己的腰带,歪头笑道“既然有鬼魂,那必是死了人。你们猜这些人究竟是死在兴善寺赵太妃那里,还是死在泾阳坡制香的李准那里”

    慕瑶冷清的眉眼有些郁结“枉死之人化作鬼,生前身后事,皆为因果,此事是阴司插手,我们捉妖人以什么立场来管”

    事已至此,真相扑朔迷离,平静的局面下仿佛酝酿着暴风雨,她迫切地想追查下去,但是

    慕声笑道“阿姐若是想查,我就陪着姐姐查下去,想必捉鬼和捉妖一样有趣。”

    慕瑶回过头,恰好撞进弟弟带着无限纵容的眼眸,这么多年来,他谁也不听,却对她言听计从,总是无条件地站在她这一边,她心中微微一动“阿声,姐姐谢你。”

    “咱家有礼了。”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剧烈的蝉鸣声一下子涌进内室,一身崭新深蓝官袍的内监捧着拂尘,背后是两个梳着双丫髻的侍女。

    内监迈进门槛,直冲着慕声而去,笑得满脸褶子“慕公子,太妃娘娘请您去前殿吃酒。”

    慕声微微眯眼,回头望了一眼茫然的三人,指了指自己“只叫我”

    “呃”老内监有些尴尬,但急忙圆回了话,“诸位大人劳苦功高,一起去也无妨。只是太妃娘娘说了,先前慕公子和这位姑娘急着出去查案,都没能好好见一面”

    “阿声,你去吧。”慕声还未说话,柳拂衣便替他做了决定,他猝不及防地伸手猛推了一把凌妙妙,不容拒绝地笑道,“妙妙也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7kz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