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58.鬼魅制香厂(三) 捉虫
    李准为人, 确实热情好客。妙妙他们在泾阳坡李府住了三天, 吃的每一顿饭都是李准亲自作陪, 期间,这位风流倜傥的年轻富商和柳拂衣推杯换盏, 把酒言欢, 将一路上捉妖的趣事说了个遍, 两个人聊得分外投缘。

    大多数时候, 十娘子默默坐在李准旁边,不多插嘴, 时不时给他夹菜, 做一只眯眼笑着的胖头鱼。

    “柳兄, 你上次说的那个那个狐妖,真有那么厉害”李准一脸好奇,只是喝得多了,话有些说不利索。

    “是有些棘手。”柳拂维持着沉稳的风度,笑容谦逊,“狐妖蛰伏太仓郡,伺机吸人精气,让瑶儿用收妖柄制住了,打碎了妖丹,再不能出来害人。”

    十娘子斟酒的手微微颤了一下, 她立即用左手扶住了酒壶。

    这个细节是凌妙妙顺着慕声的目光看到的, 事实上, 泾阳坡这一段是她最心虚的一个副本。

    捉妖读到十娘子出场已经是后半夜, 阅读进入了疲倦期,半梦半醒间只记得电子书的翻页哗啦哗啦地过,等她从小憩中回过神来,已经自动翻到了慕瑶跳裂隙的那一段,中间都是被略过的部分。

    她当时正在为大段的琼瑶风感情戏发愁,没什么耐心翻回去看看剧情,索性囫囵吞枣、就这那一段看到了结尾。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到泾阳坡的高潮部分,对她来说都是一片空白,她从此刻开始,不是旁观者,而是剧情的一部分。

    想想还真有点刺激。

    慕声一顿饭吃得格外沉默,他借着吃饭的功夫,仔细地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凌妙妙发现,他的目光在十娘子脸上停留最久,目光充满探究。

    慕声此人,做人到处都是缺点,但在专业素养上没得挑。他的业务能力,在慕家,乃至整个捉妖人群族里都算得上顶尖既有敏锐的洞察力,又能快速想明其中的弯弯绕,更妙的是战斗力还超强,要不是手狠心黑,又被慕家二老刻意压制,也不至于到现在还籍籍无名。

    当然,这籍籍无名里可能还有他隐藏实力、时常隔岸观火的功劳。

    跟着慕声看,果然能发现许多易被忽略的细枝末节,比如十娘子柔顺神情下一点不易察觉的僵硬。

    第一天见到李准一家,主角团就感受到了整个泾阳坡若有若无的妖气,这妖气很淡,分散于宅邸内,竟然很难判断出源头究竟是谁。

    当时柳拂衣试探着问“你们觉得李准和十娘子,是否有嫌疑”

    慕瑶顿了顿,有些不确定地开口“我见那李准眼底发青,精气神不足,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了阳气,但也不能确定。”

    妙妙估摸着她的弦外之音“李准被气,那就是十娘子有问题了”

    慕瑶摇摇头“十娘子身上妖气很淡事实上,这里的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些妖物的气息,我判断不出是因为有大妖隐藏其中,刻意收敛了自己的妖气,还是因为泾阳坡这里是大批死人埋骨地,招惹了四面八方的小妖。”

    柳拂衣点点头,脸上丝毫不见轻松“如果真是前者,那大妖一定比我们预想的更强。”

    “假如真是十娘子,那会是什么东西”慕瑶的指尖无意识地点着桌面,“蛊惑心智的狐狸画皮妖还是”

    她的喉头哽了一下,似乎是打了个绊子,才接着说出了后面的话,“还是她”

    鼻尖忽然传来浓郁的食物香气,接着唇边被什么东西抵住。妙妙下意识一张口,咬住了一只爆炒虾。

    思路瞬间被打断,定睛一看,看到眼前一双离得极近的水润黑眸。

    慕声拿着筷子,又顶住虾推了一下,这才收回手转过身去,用她听得到的声音问“你不吃饭,一直盯着我做什么”

    “哦我我看你吃得挺香,我我找找食欲。”凌妙妙食之无味地嚼着虾,尽量使自己显得平稳,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连手心都出了一层冷汗。

    黑莲花给她喂饭。

    这什么诡异场景

    慕声本来正专注地观察着十娘子,余光瞥见旁边一双杏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的脸发呆以后,就再也没能集中精神了。

    她明显在神游天际,连他转过脸离得那么近都没有觉察,翘起的睫毛根根分明,粉嫩嫩的嘴唇微张,有股傻乎乎的娇态。

    他本能地觉得不能再看了,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那红彤彤的娇嫩的嘴里塞了一只虾。

    刚那一下,她似乎并未觉得不妥,像是被投食的小动物,安静地叼着虾扭过头,乖乖地吃了进去,他的心却跳得厉害,像得了什么病一样。

    妙妙强装镇定地答完,偷偷睨着黑莲花的神色,见他的筷子顿了一下,长睫倾覆下来,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容“现在有食欲了么”

    “有了有了。”凌妙妙就像被教导主任抓住的翻墙少女,心虚地低头猛扒拉米饭。

    果然还是阴晴不定黑莲花,不能多看。

    “不知李兄是否还靠制香厂营生”

    柳拂衣将话题引向制香厂,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准脸上,慕瑶靠在椅背上的腰挺直了。

    在泾阳坡呆这几天,一方面是观察李准一家,熟悉地形,另一方面是为制香厂做个铺垫,毕竟掺杂着骨灰的檀香是从制香厂流出,去制香厂一探究竟才是重点。

    李准哈哈一笑“柳兄说笑了,小弟那些铺子搬不走,全部转手换做银钱。到了泾阳坡闲得无聊,这才招工开了制香厂,说是厂,其实不过是个二三十人的小摊子罢了。”

    “开这制香厂,一来是为打发时间度日,给多余的仆妇们一些活计做,二来也是为了还愿。”

    “还愿”

    “楚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现在能健康成长,李某感谢上苍,欲多行善事,积德积福,宁愿做赔本买卖,为寺庙上好的檀香。”

    众人闻言都点点头李准的说辞和郭修对上了,物美价廉的香是这样来的。

    恰好乳娘抱着楚楚来,李准和十娘子轮番逗了她一会儿,她又耷拉下脑袋揉着眼睛,精神萎顿。

    正如十娘子所说,李楚楚生过大病,身体底子不好,每天也只有这一两个时辰是精神的,可以和爹娘玩一些并不需要剧烈运动的游戏,如猜字谜、算算数之类的。李准夫妇对她很溺爱,一旦她困了,十娘子便马上抱着她回房休息。

    今天的楚楚虽然困了,但明显和主角团熟络起来,甚至小心翼翼地走过来抓住了慕瑶伸出的手,露出一个羞涩的微笑。

    十娘子在一旁道“楚楚很喜欢慕姑娘呢。”

    慕瑶被骤然示好,神情柔和下来,握了握她的小手“明天慕姐姐陪你玩好不好”

    小女孩歪头望着她,一双眼睛如黑宝石,顾盼生辉,妙妙忍不住伸出爪子,朝她挥了挥,“还有我。”

    楚楚望着眼前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姐姐,认真地点点头。十娘子温柔一笑,将她抱起来往内室去“楚楚乖,多睡一会儿,明天才有精神玩儿。”

    楚楚睁着那双宝石似的黑眼睛,一直回过头来看她们,慢慢消失在巨大的屏风后。

    “择日不如撞日。”李准今日的兴致十分高涨,又敬了柳拂衣一杯酒,“既然柳兄对小弟的香厂感兴趣,我今天便带你们去看一看,不知意下如何”

    慕瑶与柳拂衣对视一眼,赶忙答应下来“那自然是好。”

    李准的制香厂在泾阳坡的边界,因就地取材和减少污染的原因,距离李府的距离并不近,一行人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到。

    山上长满茂密的树木,显出沉郁的墨色,微风吹来,绿浪翻滚,一座座小木屋沿着山脉的形状错落排布。不远处,正是一大片占尽天时地利的檀香林。

    山脚下,几间较大的木屋是存放原料和香料的库房,旁边有晾晒场,大片白布上还整齐地摆放着刚沥洗过的乌黑树皮,空气中弥漫着湿漉漉的香气。

    正如李准所说,穿着短打的工人们只有二三十人,男女老少都有,但他们进进出出,各司其职,剥树皮,沥洗晾晒,推磨盘打粉,忙忙碌碌,有条不紊。

    李准指着屋内冒起的炊烟“我们的香,都是取最好的檀香树皮,掺杂秸秆粉末,不易碎散;还要在中药粉里滚一圈,才算得成型,香味悠久醇厚,静心安神。”

    主角团里里外外观察了一圈,哪里都挑不出毛病。

    无论是熬煎中药的厨房,还是堆塔造香的加工室,都是窗明几净,整整齐齐,一看就是个秩序井然的加工线。

    工人们似乎也受了这种纯净悠长的香味影响,干活不疾不徐,毫不浮躁,眉梢眼角竟然都带着古朴的禅意。

    慕瑶在摆的整齐的成堆佛香和香塔前驻足,掰了一小段揉碎,拈在指尖嗅了嗅,有些懊恼地摇摇头。

    这些香里没有骨灰。

    慕声无声地走上前去,帮她把上面堆着的香篆一一掀开,径自从最底下拿了一块,递到姐姐手上。

    慕瑶与他对视一眼,迟疑地嗅了嗅,慢慢地睁大了眼睛。

    “慕姑娘觉得我们制香厂如何”

    骤然看见热情的李准向她走来,慕瑶不动声色地将手上香篆藏在袖中。

    “品质上乘,不愧是皇家用香。”

    李准十分得意地点点头,招呼道“诸位也累了吧随我回去,十娘子在家备了好酒好菜。”他亮晶晶的眼睛瞥向柳拂衣,豪爽地拍了拍他的手臂,“柳兄再陪我喝一杯。”

    看出来了,常年隐居在这人迹罕至的坑里,热情好客的李准快憋坏了。
    白羽摘雕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7k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