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79.蜜柚(一)
    纤瘦的手指执着圆润的棋子落在棋盘上, 半晌不见眼前人有动作, 慕瑶抬起头,少年低头望着棋盘, 似乎在专注地思考。

    她却知道,这是走神了。

    屈起指, 叩了叩棋盘“阿声”

    慕声无声地回了神, 应声落子,黑白两色优劣顿现。

    “”慕瑶低眼一望, 将已经拿起的棋子扔回了棋笥里。

    “阿声,”她平静地望着他,“你这样让我,不如不玩。”

    慕声眸中霎时带上一丝慌乱他让棋向来不着痕迹,只不过刚才跑了神,冷不丁被唤,走得明显了些,才让阿姐看出端倪。

    窗外是夜色, 桌上的矮灯照着棋盘, 光线单薄黯淡。长安酒肆,小隔间清雅精致, 但终究不是家,少了几分人气,连空气中都漂浮着陌生的灰尘气味。

    客栈的棋子是上好的云子, 触手生凉, 他捏着光滑圆润的白子的时候, 想起的是凌妙妙弯起眼睛笑的模样“这是云子,色如嫩牙,白的像慕公子一样。”

    她闺房十几盏高高低低的立灯,倒是应了她这个人,夸张鲜活的浪漫,她就坐在那片光晕中,偏安一隅,乐不思蜀。

    他定了定神,手覆盖在棋盘上,乌漆漆的眼睛从下往上看,带着几分讨饶的味道“再来一局,我好好下。”

    慕瑶顿了顿,勉强地勾了勾嘴角。

    这几日,她的下颌越发消瘦,锁骨凸出得几乎钻出衣领。他知道,因为柳拂衣的缺席,慕瑶表面上若无其事,实际心里不知道有多伤神。

    这样的阿姐,从小到大爹娘疼惜,他守护得那样周全,却偏偏为了一个柳拂衣吃尽了苦头他眼里漫过一丝冷意。

    “阿声,你怎么下棋的”慕瑶疑惑地望向他。

    “阿姐,我们今次换个花样,好不好”他打起精神,“谁先连成五子一线,就算赢。”

    “”慕瑶皱眉盯着棋盘半晌,似乎不喜他孩子气的提议,“这是什么下法”

    他一顿,随即耐心地摆着棋“是五子棋。”

    她执着棋子,无奈地笑了笑,旋即捏了捏眉心,显得有些意兴阑珊“阿声啊,你练术法若是也能花这样的心思,我们慕家也不至于落到此种地步了。”

    “”慕声的动作僵住。

    他从慕瑶房间走出来时,脸上还带着一丝茫然,还有满心寒凉的疲倦。

    房门里透出慕瑶窈窕的影子,显得单薄又寂寞。柳拂衣带来的巨大空洞,他再多的陪伴,也不过杯水车薪,对她来说像是玩家家酒。

    她的世界,他从来无法融入。同理,他也一向孤独。

    他走着,不受控制地踱到了隔壁房门口,敲了敲门。

    半晌才有人开门,露出凌妙妙头发凌乱的一张脸,见到是他,立即睁大眼睛“不是说让你安慰慕姐姐吗你找我干嘛”

    她的门只开一条缝,将小脸伸出来堪堪一望,是抗拒的姿态。他忍不住用力抵住门,眼眸沉沉“不能让我进去吗。”

    “”凌妙妙退了一步,满脸无辜地把人放了进来,环视小房间一圈,屋里简洁得像后世标准间。

    她被房间外的凉风吹得冷嗖嗖的,摩挲着手臂跟在慕声后面“跟你的房间长得一模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慕声瞥她一眼,走过去闭上了门,“你在睡觉吗”

    女孩已经走到妆台前,半弯着腰对着镜子理头发,闻言一愣,有些底气不足地答道“没有。我我就是在床上看看书。”

    “看书”

    她撩开帐子,从乱七八糟的被子底下抽出一本薄薄的册子,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有些赧然地解释“外面太冷了,我就我就盖着被子看了。”

    看到激动处,也就在床上简单地打了几个滚。

    慕声看她一眼,又望着她手里那本封皮上没字的册子。

    “哦,我发现一本特别好看的书。”凌妙妙满脸兴奋,“楼下小二借给我的。”

    少年抽过来,一目十行地一翻,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你”

    凌妙妙滔滔不绝“这本书就是讲一个公子暗恋自己的教书先生,但是先生不断袖抵死不从,然后公子就软硬兼施,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先生自杀了两次都没成功,也开始发现了自己对公子的感情,他们就突破冲冲阻碍在一起了”

    慕声的黑眸闪了闪,却是在专注地看她兴奋得红扑扑的脸“然后呢”

    “没然后了,我才看到这儿。”凌妙妙脸上抑制不住的笑,“你喜不喜欢,我看完借你啊。”

    “好啊。”他依旧盯着她的脸。

    “”凌妙妙一顿,差点咬了舌头。

    刚才她就是一时口快,哪个取向正常的男人会看这种书本以为他可以嫌恶地走开了,可是黑莲花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她一时没了词,顿了顿,弯腰从桌子底下掏出个柚子,吃力地砸在了桌上,眼睛亮晶晶“对了,我请你吃水果吧。”

    刚好她一人吃不掉,还在发愁。

    慕声的语气有些古怪“这也是楼下小二给的”

    “是呀。”她拿匕首划开一道,鼓着腮帮子开始吃力地剥柚子。

    “书,水果”他的语气愈发薄凉,“他怎么不送我呢”少年冰凉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无端有种危险的压迫感。

    凌妙妙剥得满头大汗,完全没有看到他的脸色,只觉得他的问题问得奇怪,没好气道“我自己掏钱买的,你要是掏钱,他也帮你买水果。”她烦躁地撒了手,将柚子搁在桌上,朝他一滚,揉了揉酸痛的手腕,“累死了,你剥一会儿。”

    慕声沉默地接过剥了一半的柚子,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嗤”地插进柚子皮里,右手拉着皮,旋即嗤嗤嗤几下,轻巧地将果肉剔了出来,那柚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又快又狠地剥皮抽筋了。

    凌妙妙看得一愣一愣,他的动作却不停,将柚子掰成了单瓣的,还接着往两边撕开薄薄的皮儿,卷起来托着,将整齐饱满的果肉递到她嘴边。

    清香骤然袭来,凌妙妙低着头,呆住了。

    “不是说要我剥吗”少年的声音低而平淡,语气出离耐心。

    脸蛋骤然有些发热,她没好意思低头咬,踌躇了半晌,拿手接住了,说话都有些磕绊“剥、剥剥外面那层就可以了。”

    她有一点隐隐的感觉,他最近变得有点奇怪。

    按理说此时正是柳拂衣撇下慕瑶不顾,姐姐伤心脆弱的关键时期,原著里慕声已经开始主动争取姐姐了可是眼前,她的攻略对象还在一瓣一瓣地替她剥柚子

    “哎好了好了。”妙妙抓住他的手腕,“别剥了,小心手疼。”

    他没有动,任她握着,目光落在她白皙的手上,“我没用手,用的是刀。”

    凌妙妙尴尬地撒开手,飞快地往嘴里塞了一瓣柚子。

    柚子清甜而汁水饱满,令人心情愉悦,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她含含糊糊地问“慕姐姐还好吗”

    慕声纤长的睫毛低垂,弯了弯唇角,露出坦然的自嘲微笑“阿姐素来不听我劝。”

    “那你劝我呗。”凌妙妙满脸同情,托腮瞅着他,语气特别真诚,“我听你劝。”

    慕声呆了一瞬,旋即道“劝什么”

    “无论柳大哥娶了慕姐姐,还是娶了帝姬,我都不高兴。”她撇了撇嘴,恨恨道,“不高兴死了。”

    “”

    “劝吧。”她眨眨眼。

    少年的脸色几番变化,许久,才干干道,“那你换个人喜欢吧。”

    凌妙妙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我应该喜欢谁”

    “”

    他觉得这段对话有些熟悉。当时在泾阳坡李府,坐在他的床上,女孩满眼醉意,怜惜地捧着他的脸,他冷静地问“我应该喜欢谁”

    “喜欢我呀,把你养得白白胖胖”

    他睨着她,心里百转千回,半晌才冷冷答“总归不是柳拂衣。”

    “子期,你该不会是这样劝人的吧”凌妙妙满脸失望,“难怪劝不动慕姐姐了,这也太直接了。安慰人也要讲究语言艺术的”

    他微不可察地笑了笑。

    她哪里知道,面对阿姐时的舌灿莲花,在她这里,全都使不出来,心里又干又涩,说多错多。

    凌妙妙边说边吃,吃得累了,递他一瓣柚子“你怎么不吃”见他半晌不接,直接拿起来抵在他唇边,“尝尝呗。”

    他顿了一下,乖乖地张嘴将柚子吃了下去。水果冰凉而甘甜,吃完了,她又耐心地喂他一块。

    他干脆刻意不伸手了。

    凌妙妙无知无觉,边喂边趁机教育“慕姐姐多可怜呀,柳大哥不在,她只有你一个弟弟了,你不陪她,谁来陪她”

    “你和阿姐不是也玩得很好吗,你怎么不劝”

    “我我哪像你,我又不知道慕姐姐喜欢什么,也不太清楚怎么讨她的欢心。”

    她说话有些心虚。

    原著写到主角团回长安,柳拂衣缺席,慕瑶黯然伤神,黑化慕声意欲取而代之,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向姐姐自陈身份,表白心迹。

    狼人自爆,还能讨得了好慕瑶无法接受撕掉面具的弟弟,甚至对身边蛰伏伪装了这样一个低劣的人感到崩溃和恶心,矛盾激化,姐弟二人从此决裂,黑莲花彻底黑化,摇身一变,彻底晋升为后期的反派角色。

    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他未必一定黑化,可决裂和矛盾看来不可避免。

    对一个长年暗恋的人来说,倘若不被当面拒绝,就不会彻底断了念想,藏在心里,就总觉得还有希望。

    所以,这段日子,她非但没有阻挠,反而刻意促成慕声与慕瑶的单独相处。她从心里希望他能迈过这个坎儿,只有他决绝地迈过了慕瑶这段历史,她才能有勇气面对崭新的他。

    只是,看着黑莲花像猫儿一样乖巧地吃她喂的水果,润泽的眸中难掩失意和疲倦,她心里又有些愧疚,仿佛为了自己的私心,做了伤害他的事似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何讨阿姐欢心。”

    少年的声音渐低,“无论我怎么做,她都不会开心。”

    “那你就再接再厉”

    “只因为那个人是我。”

    凌妙妙微蹙眉头,一块柚子猛然塞进他嘴里,阻止了他后面的话。

    “太好了,一点也没浪费。”她乐不可支地擦去手上的汁水,慢吞吞地将柚子皮拢在一处。

    “”觉察到他的目光一眨不眨地落在她脸上,她才随意道,“你不要总是这样自贬嘛,你哪里不好了”

    她屈起手指比划了一下,杏子眼里带着笑意,“是比柳大哥差那么一点点,但也没你说的那么差,慕姐姐很喜欢你的,我能看出来。”

    “是吗”他垂下眸子,复又抬起眼来望着她,低声重复了一遍,“我没有不好”

    凌妙妙傻乎乎地笑了“你怎么跟小孩学说话似的呢。”

    “”

    梆子声隐约传来,凌妙妙走到窗边往外看,钩子似的月亮挂在树梢。

    她伸了个懒腰“都这么晚了,快回去睡觉吧。”

    已经很晚了吗他站起身来,望着她的背影,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失落,漫成了海。

    凌妙妙已经毫不留恋地把他往门外推了“就在隔壁,我就不送你了,快去快去”

    夜灯单薄纤弱,微光如豆。

    少年一人站在房间里,环顾四周,卷起帐子的床榻,圈椅,黑褐小桌,和桌上插瓶的干花正如她所说,房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可是又截然不同没有她的气息,便是萧索如寒冬。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来源:https://www.7kz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