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87.迷雾之城(一)
    白羽摘雕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7k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无方镇的秋, 比别处都要凉。

    白雾里带着刺骨的潮气,似乎蕴藏着无数针尖大小的冰花,挨到皮肤便立即化开。

    眼前的渠塘是宛江的一条细小支流, 两岸长满了丛生的香蒲,高过人的膝盖,像是大地茂密而干枯的毛发。

    主角团赶路,一向爱抄近道, 往丛林、荒地里面钻,水塘里连座像样的石板桥也没有,只有几块尖锐的石头裸露着顶部。

    “阿声, ”慕瑶回头一望,眼中有淡淡诧异,“这不是暗河。”

    这只是一条普通的、浅浅的、没有任何危险性的小水塘。

    慕声背上背着半睡半醒的女孩,头也不抬地迈进了水里“她走不了。”

    慕瑶一时哑然。

    凌妙妙搂着他的脖子, 眼睛都快闭上了。他愿意背, 她也懒得沾湿裙角, 随他去了。

    悬着的腿晃了晃, 她忽然倾了倾身子,慕声微微侧头,从她的角度, 看得到他睫毛的弧度。

    “怎么了”

    “我的鞋”她抬了一下右脚,隐约露出裙摆下纤细的脚腕, “要掉了。”

    她晃了晃脚腕, 想让他帮忙勾一下。

    “”他顿了顿, 反手飞快地将她一双鞋子脱下来,并成一双,顺手揣进自己怀里,“掉不了。”

    “”凌妙妙羞耻地将一双赤足蜷起来,藏在裙子里,不想再理他了。

    他的手却再次向下,捏住她的右脚踝摩挲了两下,眸子乌黑,“冷么”

    “不冷。”她腿一缩,气急败坏地挣开,还在他没来得及收回的手上踩了一脚。

    少年骤然让她踩了一脚,睫毛一颤,默然捞住她膝弯,乖乖地不再言语了。

    一安静下来,凌妙妙立即犯困了。

    察觉到背上的女孩呼吸渐平,暖融融的身子软绵绵的,搂着他脖颈的手有越来越松的趋势,他手臂收紧,唤了她一声“别睡,掉下去了。”

    凌妙妙骤然惊醒,下意识搂紧了他,眼睛都睁不开,在他锁骨上拍了两下,不耐烦地哼唧起来“掉不下去,不是有你托着么。”

    “”慕声从一溜石头上踏过,袍角已经浸在水中,她石榴红的鲜艳裙摆揉着,像一捧柔软花瓣,紧紧压在他袖口下。

    少年一面走,一面望着流淌的溪水出神。他想,自己可能是疯了,连这随口的一句话,他也觉得幸福得眩晕。

    慕瑶早就过了河,耐心地站在岸边等着慕声慢吞吞地过来。他将人背过了河,轻手轻脚地放她下来,由背着改为抱着,径自抱到了一棵树冠硕大的榕树下树荫下,平稳地坐了下来。

    少年抬眸,黑润的眼珠望着慕瑶“阿姐,休息一会吧。”

    这商量的句式,用的却是平淡的决断语气。

    “好。”慕瑶神色复杂坐在了一旁,看着他低下头,无比耐心地帮她穿上鞋,旁若无人地玩弄起了怀里女孩鬓边的头发。

    凌妙妙从梦中惊醒,睁眼看到的是满天绚烂的晚霞,一行大雁凝成小小的点往南飞去。

    她泛着水光的杏子眼呆滞地望着天,旋即转了转,看到了天际沉滞的暮色。

    她发觉自己躺在慕声怀里,他的手指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绕着她的头发,丝丝缕缕的痒。

    后背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而隐隐作痛。

    她还有些混沌,明明记得,出门的时候还是烈日当空

    她骤然坐起身来,满脸通红,又惊又惧“我我睡到晚上啦”

    黑莲花竟然任她睡着,不叫醒她。

    一回头,便看到慕瑶靠在不远处的树下,一动不动、生无可恋地看着他们,似乎等成了一座望夫石。

    为着她一个人,居然延误了整个主角团查案的进度。

    “”凌妙妙心中的自责顿时泛滥成河,“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

    “没关系。”慕声混不在意地应,伸出手十分认真地帮她正了正头上睡歪的发钗。

    “谁跟你说话了”凌妙妙拍开他的手,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沮丧极了,“慕姐姐,是我不好”

    “没事的。”慕瑶无奈地笑了笑,语气温和怜惜,“妙妙这几天可能也是累了困了就多歇歇,晚点走也是一样的。”

    走到无方镇城内的时候已近黄昏,街边的灯笼都逐次点亮了。

    慕瑶拦住匆匆归家的行人“您知道花折在哪里吗”

    那人蓦地笑了,似乎听见了什么笑话“瞧见这些灯笼了吗”他伸手指指道旁酒肆璀璨的灯火,说话还带着南部特有的口音,“顺着这些亮光走下去,自然就能找到了。”

    “是吗”慕瑶回头望着街,似乎有些半信半疑。

    那人讥诮地一笑,不太满意她的表情“镇上的人可能不晓得皇城在哪里,但,酒楼酒肆肯定找得到的。”

    三人谢过了他,拔足朝着大街深处走去。

    无方镇是个小镇,统共也没有多少人,连码头都显得格外萧索,却有一整条街的餐馆酒肆,灯火粲然,夜夜笙歌。

    这座城,隐在迷雾中,自顾自醉生梦死。

    沿着两旁灯笼一路前行,慕瑶忽然驻足,指着头顶的匾额“到了。”

    凌妙妙抬头一瞧,果然见到破旧的牌匾上斑斑驳驳的两个扁扁的隶书字体“花折”,大门敞着,连个门迎都没有,却时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相互簇拥着迈了进去,生意显见的不错。

    花折的楼足三层,是比两旁的建筑大了一圈,从尚未毁坏的雕栏玉柱,依稀可见旧时如何富丽堂皇,只一点太破败了。

    大门和匾额上的漆面是剥落的,金属生了锈,门口两座石柱上面雕刻的狮子,头顶上长满了青苔,看起来未加修葺,连悬着的红灯笼,看起来都比旁边店家昏暗一些,像是坐落在新街上的前朝旧古董。

    慕瑶与妙妙对视一眼,面色隐隐凝重“进去吧。”

    柳拂衣选的地方,果然不同凡响。

    沿着蜿蜒的主廊进入,南北天井投下凄清的夜色,廊上灯烛荧煌,闪闪灭灭,一直延伸到远方,慕声的眉头微微一蹙。

    似乎那主廊侧边,本应有无数人影晃动,衣香鬓影,轻歌曼舞,光华流转。

    可是再瞧,只有寂寂夜色,冷落门庭。

    “怎么了”妙妙望着他的脸色。

    “没事。”他收回目光,望着她的眸光里倒映着昏黄烛火,显得格外柔软。

    妙妙一顿,也放低了声音“不舒服说话啊。”

    他眸光动了动,半晌,看着她点点头。

    这一路上的景幽静凄清,看起来足像是酒肆资金不足、倒闭前的惨状,一直到大厅里,凌妙妙的印象才有所改观

    酒肆一层坐满了人,喧闹嘈杂,觥筹交错,一股热闹的人气混杂着酒菜香气扑面而来,霎时冲淡了进来之前的破败凄清。

    大厅里的桌椅已经加到了饱和状态,人从桌子间通过,都要侧着身走,食客们扭个身,都随时有可能擦到另一桌人的后背。

    小二只有一个,两手都端了托盘,恨不得再在头上顶一个,在这迷宫般的大厅内飞快地绕来绕去,大约是应付了太多人,脸上连笑影也没了,满脸的不耐烦。

    “李兄,这个酒楼好是好,怎得名字里带了个折字,不好听。”身后一桌两人对酌,需要大声说话,才能让对方听得清楚。

    “你有所不知,此楼原身是无方镇最大的秦楼楚馆花折,取的是有花堪折直须折,今宵有酒今宵醉的含义多少王公贵族,从京城远道而来,跑到无方镇,为花折腰。”对首的公子也艰难地扯着嗓子喊,“你以为大家都是为了什么来,乃是为了看一看这一折的风采”

    “这楼里可还有姑娘”那人身子前倾,显然来了兴趣。

    对首的解答者晃了晃筷子,头也不抬,“没了,早没了,这里换了四五任老板,早就不是妓馆了。”

    “噢”他有些失望地嘬了一口酒。

    “不过,还有个保留节目。”公子笑吟吟地卖了个关子,“我先不说,一会儿你便知道。”

    现场已经混乱一片,满大厅的人吃得如火如荼,主角团见小二顾不上伺候,便自行寻了空桌坐下来,亲力亲为地倒了茶,慕瑶捡起桌上的菜谱,递给了妙妙。

    妙妙看着菜谱,密密麻麻一版蝇头小字,还是竖排,头一阵发昏,便将菜谱塞给了慕声“你点。”

    慕声顿了顿,垂下纤长的睫毛“你想吃什么”

    她一时半刻想不出,他已经非常贴心地低声念起来“盐水鸭,素什锦,桂花拉糕,冰镇酒酿,赤豆元宵”

    “这个吧。”她喊停。

    他停了“哪个”

    “赤豆元宵。”

    “嗯。”他点点头,将菜谱合起来,递给慕瑶。

    凌妙妙拦住他的手,黑白分明的杏子眼望着他,“你不点”

    慕声微微一顿“不用了。”

    妙妙的眼睛眨了眨“没有喜欢吃的么”

    他的黑眸潋滟,水光之下略有些茫然。

    “那我再点一个。”凌妙妙瞧他这模样,毫不客气地夺过菜谱,装模作样地扫了一眼,“杏云糕。”说完,斜睨着他,着意观察他的反应。

    甜的。

    回忆碎片里,蓉姨娘端了一盘给他,说那是他儿时很喜欢吃的东西。

    慕声闻言,眼里未起波澜,只是有些疑惑“我刚才没念杏云糕。”

    凌妙妙的装模作样被拆穿,满脸通红地将菜谱塞给他,脆生生道,“就是很想吃,那你找找上面有没有。”

    慕声低眉,一目十行地看下去,竟然真的在一排糕点中找到了这三个字,“杏”字上头还拿笔点了个圆圆的点,想必是推荐的意思。

    少年眸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她倒是会吃。他的指尖停在那个圆点上“有。”

    “那就点。”

    慕瑶忽然发出一阵惊呼,妙妙抬起头,席上赫然多出了一身黑的柳拂衣,似乎是风尘仆仆赶来,渴得连喝了三杯茶水,才缓过来。

    喝完,才顾得上谴责地看着慕声“阿声,我给你烧了一路的通讯符,你怎么理也不理追得我腿都快跑断了。”

    “阿声”慕瑶惊异地扭头去看慕声,少年眼睫半垂,充耳不闻,眼尾的弧度在灯下清冷又妩媚,隐隐带着一丝讥诮。

    凌妙妙却很兴奋“柳大哥,你和慕姐姐是不是明天就要成婚了”

    “啊”柳拂衣一口茶水差点呛在喉咙里。

    慕瑶的目光又转向了凌妙妙,两人面面相觑,俱是满脸震惊。

    忽然从背后传来了清脆的梆子声,旋即大厅里像是被按了静音键一样,瞬间安静下来。

    一个红鼻头的老头穿着彩色布片缀成的破袍子,花里胡哨地站在了大厅中央,一手敲梆子,一手捋着花白的胡子“各位,又见面了。”

    众人饭也不吃了,放下碗筷鼓起掌来,欢声雷动。

    他笑眯眯地微一颔首,四下致意“今天,我们讲无方镇慕容氏与赵家公子的故事。”

    话音未落,大厅里竟然响起了如潮的掌声和口哨声,活像是大明星开嗓。

    身后那一桌对酌的人压低声音。语气里带着得意的笑“瞧见了吗,这就是那保留节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