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112 大结局
    宅子的某一处出现了一点光,旋即是整个阵的异动, 脚下的大地摇晃起来, 假山上的碎石块噗噜噜地往下滚落, 咕咚咕咚地砸进水池里。

    慕声的步子骤停,空冥的眸子一眨不眨地地望着亮起的那一处。

    有人钻进阵心了。

    这个念头刚浮现出来,迎面便碰上了闻声而动的柳拂衣和慕瑶。

    二人手中都拿着法器, 头发被风卷得凌乱不堪,正疾步朝这边走, 骤然看见了他, 也愣住了。

    慕声的脸在一瞬间褪尽血色。

    他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旋身飞奔回到房间, “咣”地推开门。

    帐子开着, 床上已经空了。风吹动了桌上的黄纸, 他走过去, 桌上摆着数十张了他装进香囊里的反写符, 歪歪扭扭地拼了个微笑脸。

    少年低头看着桌面, 身子眩晕地晃了一下。

    只是极快的一下,他回了神, 刚夺门而出, 被赶来的柳拂衣架住了。

    “阿声, 阿声”柳拂衣一叠声劝着, 企图把他的理智唤回来。四个人里唯独少了妙妙, 他和慕瑶猜到发生了什么, 抓他肩膀的手用了几分力, 捏住了他的肩胛骨,“你听我说。”

    慕声的眼眸极黑,一声不吭地抬眼看他,投过来的目光,是疯狂前空冥的宁静。

    柳拂衣的声音因为着急而有些颤抖“一旦有人进去,阵心就会合拢,外面的人进不去的。”

    非但进不去,一旦靠近,还会被剧烈变动的阵心能量波及,平白搭上一条性命,等同于主动找死。

    他们已经失去妙妙了,不能再搭上一个慕声。

    “你放开我。”慕声盯着虚空,“我能进去。”

    柳拂衣皱起眉头。

    慕声冰凉的目光扫到他脸上,眸中黑色浓重,仿佛有什么已经碎裂了,语气像是割肉的刀子,又轻又利“凌妙妙那么喜欢你,你忍心看她去死吗,嗯”

    他的睫毛极轻地垂下来“还是你想废了这只手”

    柳拂衣刚要开口,慕瑶出声“让他去吧。”

    她眼里水光弥漫,一眨,眼泪扑簌簌便落下来,她无声地流着眼泪,扭头对着柳拂衣道“今日换做是我,你希望阿声拦你吗”

    柳拂衣神情一动,松开手,少年便如一阵风飞速地刮过了他掌心。

    “阿声”

    身后远远地传来柳拂衣的声音,仿佛不喊出来,就没机会告诉他了似的。

    “妙妙从没喜欢过我。”

    “她与我们出来的第一天,宛江船上醉酒那一次,她喊的就是你的名字。”

    慕声的步子一顿,旋即猛地朝阵心飞掠而去,黑色衣摆像旌旗般飘起来,发出猎猎响声,在颤动的大地和空气中,仿佛一只雨燕,直扎阵心。

    “我这人小家子气,遇到大命题,不敢轻易回答。不过,如果我的至亲或者爱人已在局中,我愿意为他生,替他死。”

    “我等你很久了,子期。”

    嫣红的色彩藤蔓般一点点爬上眼角,宛如虚空的手执笔作画,为画上人添了妖艳诡异的妆面,他脸上含了一点虚妄的笑意。

    原来从一开始,就在乖乖等他了。

    “警告角色凌虞数据库受损,信息即将丢失,请任务人”

    “警告预计攻击即将造成重大损害,请任务人做好准备”

    “嗡”一声尖利的嗡鸣,像是热水壶沸腾时高亢的鸣叫,抑或刮过密封房间的狂风,旋即是地动山摇的巨响。

    吵闹的警报声骤然暂停,凌妙妙茫然地抬起头,头顶上的一小团亮光像是被什么人撕开了,一道狭长的裂口由上而下出现,涌入的强光猛地刺痛了她的眼睛。

    凌妙妙抬手挡了一下,眼泪都被刺了出来,满眼昏花。

    旋即,什么东西落在她的头发和肩膀,她揉了揉眼角,天上天女散花似的落下许多符纸,划过她眼前,纸上血红的字符蜿蜒,未干涸的笔画淌了墨,拉出长长的线,宛如流着血泪的人。

    一个黑色的影子落了沿着那道裂口,迅速落了下来。

    凌妙妙睁开眼睛,与来人四目相对。

    认识慕声这么多日夜,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脸色。

    他的脸色青白,嘴唇毫无血色,浑身上下都让冷汗浸透了,唯眼眸两点漆黑,幽幽地望着她,看上去像是地府来的少年鬼差。

    “想死是吗”他嘴唇轻启,声音很低,“正好,我也不想活了。”

    凌妙妙脑中一片空白,被扬起的衣裙系带,不住地轻碰她的脸。

    晃动的气波表面熔丹没有停止,还在继续。

    他望着她,停了片刻,果然从嘴角溢出一丝血线。

    没有人闯进闭合阵心的先例,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已经到了邪术反噬自身的地步。

    凌妙妙绝望地看着他,身子颤抖起来,先前只是抽泣,现下彻底变成了崩溃的大哭。

    他无谓地顺手擦了嘴角涌出的血,抬头望了一眼阵心的小小开口。二人如同井底之蛙,只能看得到头顶极高的一线希望,却永不可及。

    他将人一把拎过来,强硬地搂进怀里。几乎是同时,新一轮的攻击随之落下,整个阵心的的空间似乎都被拉伸变形了。

    警报声没有再响起。

    之后的攻击,全部落在他身上。

    凌妙妙被他死死压在怀里,动弹不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痉挛地手指抓皱了他背后的衣服,捏紧又松开,手心满是冷汗,“放开,放开”

    慕声静默地抱着她,额角青筋浮现,随着每一次攻击跳动一下,他一声不吭。

    熔丹有了片刻间隙,他终于松开她,冰凉的手捧住了她的脸。

    “妙妙”他开口了,眼眸有些涣散,手指贴着她的耳侧,一点点磨蹭着,将她的脸摩擦得发热,整个人在不受控制地打冷战。

    他的睫毛低垂,显得异常柔顺“我想听想听你说一句你喜欢我。”

    凌妙妙哽了一下,两只眼睛刺痛,抓着他的手,控制不住地抽噎着。

    “嗯我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你。

    天边反常地泛起一层紫红色的云,如同波涛滚滚,从阵心倒涌上天,遮天蔽日,天色忽明忽暗。

    由于阵心的异动,整个阵变得狂躁起来,急剧颤抖着,所有的飞禽走兽,地上爬虫,均不安地乱行,失去了方向,飞鸟不住地撞在树干上,发出喑哑的啼鸣。

    柳拂衣和慕瑶肩并肩站着,勉强抵挡着熔丹,柳拂衣的后背浸湿了一片,慕瑶额头上也落下豆大的汗珠,脸色白得像纸。

    “瑶儿。”他突然在狂风大作中回过头,乌发飘起,声音被吹散到各处,宛如喟叹,“你说人这一生,究竟为什么活着”

    慕瑶的嘴唇动了动,迟疑道“责任”

    年轻的捉妖人轻轻摇了摇头,唇边浮起一丝悲悯的笑。手上符纸猛地转了向,直砸阵心。

    与此同时,失去保护的腰腹在熔丹中重创,他蓦地吐出一口血。

    “拂衣”慕瑶瞪大眼睛。

    风卷起他的头发,他双手散开,像是个半拥抱的动作,手上的所有符纸,像无数只飞鸟,争先恐后地向阵心而去。

    慕瑶浅淡的眸惊异地凝视着阵心的方向,蓦地懂了。

    她也跟着放开了手,任凭五脏六腑颠倒,将全部的力量对准泛着光芒的阵心,一时间符纸满天,迸发出无数道光芒,犹如铺天盖地的箭雨,他二人便是站在城墙上射箭的将军。

    她不做冲出去的打算了。

    如果不能将本该站在这里的伙伴从阵心救出来,便是四个人一起葬身此地。

    “你怕死吗”柳拂衣问。

    慕瑶摇头“我不怕。”

    相反,她的一生,似乎从来没尝试过这样疯狂而纵情。

    “我也是。”柳拂衣笑着擦了擦唇上血迹,平静地望向前方。

    “瑶儿,活着是为了不留遗憾。”

    九玄收妖塔震颤起来,塔窗内红光迸出,似乎感应到了主人的危险摆着小木塔的梳妆台,像是被小鸡啄破的蛋壳,承受不住这样的能量,绽开一道道裂痕。

    怨女正静坐在宅子中的房间里,双手死死扣住桌子,手背上血管迸现,眼球里布满血丝。

    阵心被慕声强行裂过一次,不得已吞下两个人,又被大量符纸攻击,阵心受扰,阵中气场骤乱,已然失控,现在即使是她这个阵主人,也无法控制它吞噬天地的欲望。

    再这样下去,她也将葬身此地。

    此时此刻,九玄收妖塔也躁动起来,巨大的能量辐射四周,她坐在凳子上动弹不得,犹如发病似的,身体抽搐起来,眸子在栗色和黑色之间反复交错变换。

    “听闻人死以后,要过奈何桥。携手走过去,来生还能做夫妻。”

    慕声抓着她的手,贴在自己冰凉的颊边,他的声音已然很轻,还坚持说话,睫毛扫在她的指尖,语气很平和,“今日我们一齐死在这里,你会不会在桥下等着我”

    凌妙妙哽咽着,身子不敢动,生怕一动,便引得他大量吐血“等。”

    少年抬起头,漆黑的眸望定她,半晌,唇边翘起了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弧度,似乎是在笑她。

    他这样笑着,缓缓地垂下睫毛“都是骗人的鬼话。”

    “什么”凌妙妙失神地问。

    他怜惜地凝睇着她,轻柔地将她滑落发丝别至耳后,若有似无地笑道“人无来生,只此一次。”

    他的动作停下来,望着她的眼睛,似乎是在郑重地同她许诺“我不会让你死的。”

    一口血从唇边溢出,他猛然拉过她的身子,吻在她唇上,温热的血液蹭满了她的嘴唇。

    他留恋的紧闭的双眼睁开,用颤抖的指尖将她唇上沾着的血认真涂抹均匀,笑着“这样便认得了。”

    凌妙妙反应过来,尖叫着去抓他的手,他的指尖已经绕在发带之上,猛地一拉,竟然将发带扯了下来。

    白色的发带从他指尖挣脱,似乎真的变作白色蝴蝶,在风中飞走了。

    一头漆黑的长发缓慢地散落下来,盖住了他的耳朵。

    随即,发梢扬起,飘散在空中,刹那间便长到了脚踝。

    刺目的红光爆裂开来,半妖之力倾泻而出,如同潮水灌满洞穴,整个阵中地动山摇,丝绸般的边界,骤然被穿出几个大洞,马上要被撑破了。

    头顶上那一方狭小的天幕,已变成浓郁的血红色。

    梳妆台在颤抖着,发出“哒哒哒哒”的轻响,九玄收妖塔发出红光,炙热地仿若被烈火焚烧。

    怨女的眼珠在交替变化中“嗒”地一翻,短暂定在了黑色懵懂的眸子。

    端阳茫然地望着镜子,梳妆台晃得厉害,镜子里的人影也跟着震颤,几乎看不清面孔。

    老天,这是在哪里地震了吗

    她的指尖诧异地落在镜子上,望着一张陌生的脸,疑心自己是在做梦“我怎么了我为什么变成了那个女人”

    她在极度的惊恐中低头一看,望见了发着金光的九玄收妖塔。

    啊,这不是柳大哥的塔吗

    她感到了一丝安心,下意识地伸手去拿。

    谁知,她纤细的指尖碰到收妖塔的瞬间,整个阵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仿佛在一瞬间爆炸开来,九玄收妖塔金光大作,猛地飞上了天。

    端阳感到身上压着的什么沉重的东西猛地脱开了,刹那间一阵轻松。

    女人嘶哑扭曲的惨叫响彻整个天幕,旋即,消弭于无形。

    少年的长发在空中飘散不歇,他眼角赤红,漆黑的眼里满是戾气,碰到他的活物,全成粉末,除了安坐在他身前的凌妙妙。

    他的眸子于空冥的之杀意中,艰难地维持最后的清明。

    他沾满血的手,摸了摸妙妙的脸,睁大眼睛,两滴艳红的血泪顺着脸颊滑落,拉出长长的线,诡异万分。

    “我死以后,你要为我守节三年。”

    大雪天,新年夜,捉小鸟,堆雪人。

    他一生难以企及,求之不得,念念不忘。

    破开的阵心边界,化作鹅毛大雪般的碎片,旋转飘落下来,将二人拢在中央,天幕寸寸清明,白色的光芒涌入。

    “胆敢爱上别人,我”

    他黑漆漆的眸子轻轻一转,停住了。

    可惜,世上再无我。

    “叮恭喜宿主,攻略角色慕声好感度达到100,人物攻略成功。”

    “叮任务人凌妙妙在捉妖中的任务圆满完成。”

    欢呼与掌声,浪潮与风声,一齐灌入耳朵。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kz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