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婢女也秀色 > 第160章不愧 是父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说这齐王是并不受皇帝宠的,而那所谓的齐王妃亦不过是平民出身。但再怎么说,那也是皇帝亲自封过的王,那女人又是齐王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回来的妻,不论如何,人家好意来拜访,他还是得给些面子的!

    微微颔首点头,安易山连忙出门去迎了。

    一瞧见安易山那模样,若虞当下便悄悄的翻了个白眼儿。

    她如今也是一王妃,虽她嫁的夫君不是皇帝之子,但是,再怎么说身份也是不会比齐王妃低的吧?她发府这人没有狗腿她也就罢了,至少也不应当给她摆脸子的吧?

    安玉容在旁边瞧着若虞脸上的表情,当下便冷笑了一声:“你是觉得自己很委屈?”

    安玉容问这样的一句话,若虞再蠢也知晓,不就是想看到她因为她的这一句话而郁闷么?

    若是放在之前的话,若虞或许心里头是会有些不舒服,但是,现在的话……她倒是不会了。

    若虞瞧了安玉容一眼,她笑得眉眼弯弯:“您的意思是,安家的女儿都不如别人?”

    好好的,又怎么扯起了别人?

    不太明白的拧了眉对,安玉容瞧了若虞一眼,若虞瞧见了安玉容瞧她,但就在安玉容瞧她的时候,她立马把脸转到了一边,然后提着裙子便跟着安易山去迎接浣沙去了。

    安玉容瞧着若虞离开,当下心头不爽得紧,但是她又说不得什么,只是咬着牙,提着裙子也跟了出去。

    这好好的,一年都与丞相府有不了交集的齐王妃,到底是想弄什么幺蛾子!

    这事儿要是说不是她若虞搞的鬼,打死她,安玉容都不会相信,只是……这人自打一回丞相府,便是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们的视线啊,那么,这人,又是怎么找来的?

    心头纳闷儿,安玉容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自然是会跟上去瞧的,而这一出去,安玉容倒是明白了,她千防万防的,怎么就把她安若虞身边的人给忘记了?!

    浣沙有了身子这事儿,其实若虞好许久之前就知晓了,那孩子心里是憋不住话的,在两个月的时候,便已经告诉了若虞,那个时候若虞自己都不知晓自己有了身子,而浣沙却先知晓了,还告诉了若虞。

    先前瞧着浣沙的气色不太好,最近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若虞倒也还没有时间去关心她。

    不过,这次一瞧浣沙的气色,似乎比以前好了不少,而到这里,若虞也不得不夸夸赵齐,他家个人,果然是一个很会疼爱自己妻子的人!

    最最关键的是,赵齐这个人吧,那么大的院子里头,就只有浣沙一个人,而赵齐还对浣沙倍儿好,一想到这一点,若虞倒是觉得,自己家这位才真的是一点儿也不靠谱。

    浣沙先是与丞相大人说着话的,但是一瞧见若虞,当下便走到她面前,屈膝行了个礼。

    若虞瞧见连忙将人给扶了起来,微微拧了拧眉:“你这是做什么?按道理来讲,咱俩应当是同身份的吧?”

    浣沙闻声,当下便摇了摇头:“你是我眼里,永远都是尊长。”

    不是自觉低贱,而是将若虞当成尊长!

    这句话也是很明显的告诉了安易山与安玉容,他们若是再为难若虞,那便也是在与整个齐王府为敌!

    光赵堇城,他们的脑子就特别的疼了,而赵齐呢?虽然位尚可,权也无,但再怎么说也是老皇帝的亲生儿子。

    而其生母贞妃,虽最后是被老皇帝打入冷宫郁郁寡欢而亡,但是,再怎么说贞妃的生父,也就是赵齐的外公是一个国公。

    其实……赵齐的后台也是硬得很的那种,也就是因为赵齐不太喜欢去争那些,不然,他若当真是想心,再加上他是几个皇子中与赵堇城关系最好的那一个,他若是一起心,哪有太子端王什么事儿?

    在安易山的眼里,那赵齐也是被妖女迷了心智的,爱一个宫女爱得死去活来,为了那宫女,还特意与皇帝大吵了一架,最后还搬出皇宫,得老皇帝许自立府邸!

    安玉容倒是有此示甘心了,起初的时候,若虞是侯门嫡女,她一个丞相千金,她俩也是差不了多少,后来,若虞成了庶女,家破人亡,而她依旧是相府嫡女,怎么说她也是比若虞高一等的。

    但是后来,她却亲手将这个女人给推上了怀晋王妃之位,她虽也入得皇室,但却还得唤这女人一声堂嫂!

    如此想来,在某些方面上,安玉容还是有些亏的。

    但唯一一点安玉容是觉得不亏,那便是自己嫡给了端王!

    怎么说呢,赵堇城再怎么厉害,那也不过是臣子罢了,但是端王不一样,他可是老皇帝的亲生儿子,只要他站在最后,那便是君上,到时候,她便会为一国之母,这大宋朝中地位最高的女人!

    本来先前自己心头是有些不平衡的,但是一想这些,安玉容倒也是平衡了不少。

    齐王妃亲自跑到丞相府里头来寻人,那便也说明了她是知晓了府里头的情况。

    安易山也是一只狐狸来的,看人亦是特别的精。

    正想着这位齐王妃可能会直接将若虞给带走,这才刚一想呢,那头齐王妃便开口了:“最近里我倒是无聊得紧,难得怀晋王妃如此清闲,我倒想着寻她一同去逛逛街,就不知晓丞相大人可还有事与怀晋王妃说?”

    安易山听到浣沙这话,当下便拧了眉头。

    本来是以为,这个女人一个宫女出身,多半是没有什么脑子的,他应当也是挺好应付的,但是吧……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有些为难的拧了眉头,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头的安玉容。

    安玉容瞧见自家父亲盯着自己,当下便拧了眉头瞪了丞相一眼,安易山反应了过来,当下便笑道:“齐王妃说笑,既然你们要出去走走,顺便也带上小女一块儿吧,反正她今日也是闲,你们都是女孩子,在一起也好有共同话题可以聊,如此何乐而不为?”

    若虞听到安易山这话,眼睛弯得跟月牙儿似的,她笑看着安玉容,然后问了一句:“不知道你今日回来府上是为何事?”

    安玉容闻声,当下便是一笑:“不过是许久未归府来邮父亲了,便想着来府上他他个一阵儿,自然就在府上了啊!”

    若虞闻声,当下便笑道:“哦,原来如此啊,我倒还是以为你这是在跑过来看我笑话呢!”

    这话若虞也是故意这般说的,而安玉容听到这话的时候,牙齿气得都快磨平了!

    而若虞瞧见了也当作没有瞧见似的,当下便笑了一声道:“我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您难得归府一趟陪干爹,那便好生陪陪他便是,咱们就这样将你带到外头玩耍,倒是成了我们的不是了!”

    说着,若虞便又继续道:“今日吧虽然从一开始你便在府里头呆着的,但是今日我与父亲说话的时候,你却是一句也没有说啊!”

    安玉容闻声,当下便笑道:“那是因为我觉得你们两聊得挺好,不好意思打扰罢了!”

    瞧瞧,明明这人就是去凑热闹的,结果若虞将这事儿一揭开,立马就将这理由变得这般的冠冕堂皇了!

    但是,安玉容会这般扯,若虞便不会了么?不,那是不可能的。

    当下若虞倒满脸内疚道:“如此说来,倒是我你们父女聊天谈心了!”

    安玉容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当下便瞪大眼睛看着若虞,连忙摇头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压根儿就不打算让安玉容有说话的机会,若虞直截胡道:“只是我是这样觉得的,如此,与其让你跟着我与齐王妃逛街,还不如让你们父女俩好好的聊上一聊,如此一来,我的心里也好过意得去一些!”

    安玉容:“……”

    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玉容拧眉抿唇。

    本来吧,她先前是挺能说的,但至少来讲若虞是没有反驳过她。

    只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将安玉容气好一阵儿去了!

    若虞瞧着安玉容那说不出话的样子,当下便笑了笑,然后道:“今日您说的话,若虞自当是要记在心上的,小姐与您应当也有许多话要说,希望您与她能好好的说一说吧!”

    安易山闻声瞧了若虞一眼,随后才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与安易山一告别,若虞便拉着浣沙往丞相府外头走。

    等到出了丞相府,若虞便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拉着浣沙有些不悦的索要起了眉头:“你说你这身子哪里还适合在外头到处乱走?今日你来丞相府,那齐王殿下也放心你来?”

    浣沙闻声,当下便笑了笑,连忙摇头:“他自然是不放心的,但当时的情况紧急,我哪里想得了那般多?而且……我这不还才没多久呢吗?干嘛搞得那般紧张?”

    若虞听着,倒还是有些为浣沙担心,正想开口再问些什么呢,浣沙却突然开口道了一句:“浣溪有事儿想与您谈谈,咱们就先去醉香楼可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