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211章 手串,不咬人的狗才乱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11章 手串,不咬人的狗才乱叫

    说出这话的人,自然是萧老夫人。

    凤无忧本来对这个诗词比赛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想着去试探文氏,可是萧老夫人一出声,她却不能不上心。

    放下手中拈着的一颗朱果,凤无忧静静地看着萧老夫人。

    “老夫人您肯添彩头是我们的荣幸,哪有不许的道理。”文氏笑着,道:“不知老夫人想添件什么东西?”

    老夫人倨傲地看了全场的女眷们一眼,这一眼,可就把所有人的心思都给勾起来了,这老夫人姿态摆得这么高,明显是要拿一件下血本的东西出来了呀。

    “无忧……”长孙云初紧张地身子都有些紧绷,忍不住转头去看凤无忧。

    凤无忧身子坐得笔直,眼睛也看着老夫人,口中却回道:“无妨。”

    不论老夫要搞什么妖蛾子,总之,她能拿下这诗词大会的头名就好。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这些妄自尊大的夫人小姐们看轻她这个秦王妃,现在,不过是顺道再多得一件东西罢了。

    以不变应万变,向来是凤无忧一惯的策略。

    她现在,反而有些好奇老夫人能拿出什么了呢。

    萧老夫人看着把所有人的兴趣都钓起来了,这才从手腕上褪一个翡翠手串,摆出一副淡然地样子道:“老身就添这只手串吧。这只手串虽看着不值什么,却是老身当年嫁入秦王府中,太夫人亲手给老身戴上的。今日若是谁得了这咏梅诗词的头名,老身便将这只手串送给她!”

    瞬间,全场沸腾。

    萧老夫人这给的哪是手串呀!这分明就是进秦王府的入场券!

    这手串,是太夫人传给萧老夫人的,按说,萧老夫人就应该传给凤无忧才对。可是她现在不仅没传,反而拿出来做了彩头,这不就说明,她对凤无忧的不满已经到几乎到了一个临界点?甚至,连这代代传给儿媳的东西都不愿意给她!

    凤无忧,到底是有多不得萧老夫人的欢心呀!做媳妇做到这个份上,简直就是悲哀。

    不过,这绝对是进秦王府最好的时机,这个机会不抓住,那她们就是天大的傻子!

    瞬间,每个人都眼冒绿光的盯着那只手串。

    原本只是一场赏梅的聚会雅事,到了这时,却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

    “萧老夫人怎么可以这样!”长孙云初向来好性子,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她来温雅,连骂人的话都不怎么会说,此时能说出来的,已经是她语气最强烈的谴责了。

    就算萧老夫人再怎么不喜欢凤无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总要给凤无忧几分面子,可她这个举动,何异于亲手拿着巴掌往凤无忧的脸上扇?

    好歹,她们总都是秦王府的人吧!

    凤无忧眼睛轻轻地眯起,萧老夫人生了三个儿子,个个都出类拔萃,就算这三人是跟在先秦王身边的时候多,跟在萧老夫人身边的时候少,可若萧老夫人真的这么昏聩,也绝教不出那么出色的三个儿子。

    她本来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萧老夫这么不待见她,不管她怎么做,萧老夫人就是看不上。但方才长孙云初已经把她点醒了,萧老夫人嫌弃的并不仅仅是她,更是她身后的背景,纪家已亡,凤家不待见她,她的背景实在是太浅薄了,而不像上官幽兰,可以轻轻松松拿出半个东林来陪嫁。

    萧老夫人很清楚,要想让上官幽兰全力支持萧惊澜,那么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必须让上官幽兰做正妻,所以萧老夫人对自己的刁难,与其说是针对她,不如说,是针对她占着的正妻之位。

    萧老夫人此时的举动,还是为了同样的目的。 她有意让上官幽兰进秦王府,可却不能做得太明目张胆,所以才要借这么一个机会,把代表萧家长媳的手串,送给上官幽兰。

    因为萧老夫人认定,凤无忧没有办法帮助萧惊澜,而以上官幽兰的才气,定然能在这场诗会中胜出。

    “萧老夫人,您真的……要用这个做彩头吗?这手串实在是太贵重了,不如……换一个?”文氏没想到萧老夫人居然做的这么直接,委婉地提醒她最好还是换一个。

    文氏办这个宴会,只是为了昭示一下自己的身份,可没想变成凤无忧和萧老夫人斗法的战场。

    萧老夫人这做法,其实让她也很是为难。

    萧老夫人道:“老身就用这个做彩头,林夫人请派人拿过去吧!”

    文氏有意缓和,但萧老夫人根本不理会她搭的这个台阶,还把话给说死了。

    下面的贵女们也都叫嚷起来:“林夫人,萧老夫人都已经定下主意了,你快拿过去吧,咱们也好快些开始。”

    “正是,林夫人就遵从老夫人的意思吧。”

    这一声声,让文氏就算想要不拿也没有办法,只能命人把萧老夫人的手串拿了过去。

    “无忧,怎么办?”长孙云初焦急道。

    凤无忧才是秦王府正经的王妃,若是,这手串真的到了别人的手里,这成什么了?

    就算秦王不愿,不许那人进秦王府,可到时候外面传起来,也都会说,秦王府传给历代儿媳的家传信物,在外人手上。那不管凤无忧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笑话。

    “云初,你该不会也要写诗吧?”凤无忧淡声问道。

    “怎么可能!”长孙云初立时否认,这不像那一次的献舞,长孙云初若是胜了,可以帮凤无忧挡掉其他人的无理要求。这一次若是她胜了,也一样要接受那手串,凤无忧还是会被人看笑话。

    “你不写诗,那就劳烦你帮我誊录吧。”凤无忧淡声道。

    诗,她不怕,她这王牌不是白叫的,文化课一样是全军第一。她脑子里装着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的诗词歌赋,就不信还赢不了这些只活了区区二三十年的夫人小姐们。

    只是,她前世习的是硬笔书法,这毛笔字实在是不能看,所以,也只能拜托长孙云初了。

    “你真的可以?”凤无忧信心十足,可是长孙云初却不敢全信,毕竟所谓文无第一,同样一首诗,千百个人看就有千百个看法,凤无忧怎么就这么确定她的诗一定能拔得头筹?

    可凤无忧却只是笑了笑,道:“等我写出来你就知道了。”

    此时的局面,除非萧老夫人主动把手串收回去,否则的话,就只能写诗应战。

    长孙云初虽然心里担忧,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听从凤无忧的,等着她看她能写出什么诗。

    她心里已经暗暗下了决心,若是实在不成,她就自己改动一下,只当作是凤无忧写的就好。对于自己的文采,她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当文氏夫人宣布开始之后,这些夫人小姐们就纷纷出了布幔,到梅林里去看梅花。

    其实现在不过十月末,放在往年,还没有到梅花开放的时候,可是今天因为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流,安陵的天气比往年都要冷一些,因此梅花都已经开了。

    那些夫人小姐们一边看,一边在脑子里拼命地想着,长孙云初原本要拉着凤无忧也一起去看花,可凤无忧却不去,只是坐在布幔中,自在地饮酒吃东西。

    “无忧……”长孙云初都快要急死了,可凤无忧却无动于衷。

    反而,她把长孙云初拉着坐下来,道:“有诗就是有诗,不必看也有,无诗就是无诗,任她们再怎么看,写出来的东西一样不能看。”

    这自信,也不知是哪来的!

    长孙云初拿凤无忧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陪着她坐在那里。

    只是,她可没有凤无忧的心情吃吃喝喝,而是坐立难安,不住地望着那些梅林里的夫人小姐。

    凤无忧的举动上官幽兰自然看到了,她走到凤无忧的跟前,道:“凤无忧,你这算是自暴自弃了么?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上官幽兰和其他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都认为凤无忧不可能写出诗句来。

    凤无忧放了一颗葡萄在嘴巴里,道:“不咬人的狗才乱叫,幽兰公主,你好吵。”

    上官幽兰瞪大了眼睛,凤无忧竟敢骂她是狗!

    “凤无忧,你骂谁?”

    “谁叫骂谁。”凤无忧淡声说着,又吃了一颗葡萄,这葡萄也不知是用什么方法保存下来的,居然在十月末还可以吃到。

    上官幽兰脸色涨得通红,但她也知道再说下去只能更吃亏,强忍下怒气,冷声道:“凤无忧,本公主一定会拿到那个手串!”

    说完,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长孙云初挑了下眉:“做得不错,就是要乱一乱她的心思,让她气得写不出来才好。”

    凤无忧无奈地看她一眼:“我是说真的,她老和我说话,我都没办法吃东西了。”

    长孙云初正拿着一杯茶要喝,闻言,全呛了出来。

    凤无忧这心……也太大了吧。

    一柱香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小半个时辰,很快,那些贵女们就一个个的都回到了座位上,剩下的时间不多,再不开始写诗,就来不及了。

    她们一个个的铺纸磨墨,上官幽兰也展开了上好的素花笺,开始落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