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323章 掉包,嘴对嘴成何体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23章 掉包,嘴对嘴成何体统

    贺兰玖目瞪口呆。

    “凤无忧,你从哪里学来的!”他问道。

    凤无忧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对溜门撬锁这种事情这么熟悉。

    “我自学成才。”凤无忧随口敷衍他。

    她前世可是门门功课优秀,这么简单一个小锁,对她来说连一星难度都达不到。

    不过这些事情她自然不会和贺兰玖说,不是不信任他,而是这种事情,没有必要。

    毕竟,谁会上赶着对别人说:你信不信,我是个孤魂野鬼?

    库房中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不少药材,凤无忧很快找到黄芪堆放的位置。

    数量不少,足足有七八筐。

    将盖着的东西拿开,凤无忧抓了一把黄芪塞到贺兰玖手中,道:“你再看看!”

    这些黄芪外表上和下午看到的差不多,凤无忧不精通此道,也看不出什么好坏来。

    贺兰玖一眼看过,神色顿时变得凝重。

    他将黄芪撕开,放在鼻尖闻了闻,又用手捻下一点,放入口中尝了尝。

    “呸!”

    刚入口,他就立刻吐了出来。

    “怎么?这黄芪不好?”凤无忧立刻问道。

    “岂止不好。”贺兰玖脸都是黑的,嫌恶道:“这都是些霉变过的黄芪,为了不让人看出来,全都用硫磺薰过,外表看上去跟上等黄芪一模一样,可若是真的入了药……”

    贺兰玖眉宇间有几分暴躁,道:“等着死人吧!”

    这么严重?

    凤无忧看着那足足几大筐的黄芪,面色也沉了下来。

    若这些黄芪只是质量不好,药效差些,那也就罢了,总能找到方法弥补。

    可若是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那就不是一般的事件了。

    纪家百年经营,才有了现如今的声誉,若是真的吃纪家的东西吃死了人,那以后纪家还怎么立足?

    更何况,医者仁心。

    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

    说的,便是学医之人必须要抱有一颗仁慈悲悯之心。

    纪平此举,其罪当诛!

    “你打算怎么办?”贺兰玖问道:“要不,放把火把这里烧了。”

    贺兰玖虽然任性,可却也是学医的,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

    “烧了这一批,他们自然会想办法弄来下一批,我们还能每批都烧了不成?”

    凤无忧摇了摇头,这个方法显然不行。

    “那就把那个纪平抓起来,再想办法让他说出后面的人,从根子上把这事解决掉。”

    “懂这法子的,定然是对医术了解极深的人,薰制黄芪的工艺也不简单,那人的势力一定不小。只怕我们刚一动纪平,那人就会察觉,万一他溜掉,再想找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凤无忧还是摇头,又道:“而且,我们用什么罪名抓纪平?只凭这几筐黄芪?若是他说,他拿来的就是好黄芪,这是有人故意掉包要陷害他呢?毕竟,我们下午的时候可都验过他的黄芪。”

    凤无忧虽说名义上是纪家的主人,可是以柳雪华为首的纪家本部明显并不待见她。

    她现在在纪家处境其实很尴尬,一个处置不当,就有可能引起整个纪家的抵触。

    因此,她行事一定要绝对小心,若是要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得证据确凿,让人说不出半点不是来才行。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你到底打算怎么办?”贺兰玖懒得想了。

    凤无忧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主意,道:“先出去再说。”

    虽然他们进入这里的方式十分隐秘,可万一有人抽风正好过来呢?

    他们现在还不能让纪平发现他们已经知道黄芪掉包的事情了。

    直到回到纪府,凤无忧也没有想出很好的主意来。

    “不论如何,那批黄芪不能卖出去害人。”最终,凤无忧说道:“明日我们早些起来,先当着药铺的人把那些黄芪查封,至于能不能定罪纪平,能做到什么程度,明天再见机行事。”

    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法。

    纪家树大根深,而她却初来乍到,想要憾动纪家不是那么容易的,所有事情,都要从长计议。

    此时夜已中天,最多再一个多时辰天就要亮了,凤无忧和贺兰玖在各自房前分手,仍旧从窗户钻进去,睡觉去了。

    因为第一天睡的晚,第二天凤无忧起得略有些迟,不过还是按着习惯打完了几套拳。

    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柳雪华对她的疏远,可是她面子上的事情却做的十分周到。

    刚洗漱完,就有人来请他们到前厅用饭,而且昨天晚上那几个主事的人都在,陪着他们一起吃。

    凤无忧惦记着今天要去纪家药铺城西分号的事情,一边吃一边想着用什么理由提出这件事情。

    毕竟,她昨天刚验过纪平的药,今天就要去纪平的铺子,怎么看都好像是在怀疑纪平。

    正想着,忽然厅外匆匆进来一个人,惊惶失措地叫道:“不好了,有人到城西药铺闹事,说咱们的药吃死了人!”

    一石激起千层浪。

    纪平一下跳起来,拍案骂道:“胡说八道!我们纪家的药向来都是最好的,怎么可能吃死人!”

    骂得凶,可是眼底却闪烁着,分明在隐瞒躲避着什么。

    凤无忧心头一紧,那些黄芪明明就在库房里,应该还没有卖才是。

    可是难道,在昨日之前,纪平负责的药铺里,就已经在卖那些毒黄芪?

    “柳夫人,此事重大,我们立刻去城西分号看一看。”凤无忧向柳雪华道。

    柳雪华并不太愿意让凤无忧过多接触纪家的生意,可是这次出了人命,于情于理都不可能不让凤无忧过问,因此只好点头道:“好,就请凤大小姐陪我们一起走一趟。”

    凤无忧赶到之时,纪家药铺城西分号前面已经围了一大群人。

    一道苍老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你还我孙子的命来,我孙子昨天还好好的,吃了你们纪家的药,今天就成了这个样子!这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啊!你们还我孙子的命来!”

    凤无忧刚刚下了马车,一听这声音,立时一怔。

    他转头看向贺兰玖,贺兰玖也和她是一样的神色。

    他们二人都是极聪明的人,也都有些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领,更何况,这声音他们昨日才刚刚听过。

    哪怕因为伤心过度有些变音,但也可以肯定,定然是昨日他们救助的那个老者无疑。

    若说医者有什么生平痛事,那就在自己手中已经向愈,明明可以治好的患者,却被其他人推入死路。

    凤无忧的动作顿时加快,也不等柳雪华纪平几人,自己拨开人群往里面走。

    “让一让!”她推着那些人。

    围着的都是看热闹的,本来并不会这么轻易把路让开,可是有人眼尖看到了凤无忧身后的柳雪华等人,大叫道:“快让路,纪家的主事人来了!”

    这一下,路总算是让开。

    虽然不是给凤无忧让的,可也让凤无忧能顺利地挤进去。

    到了人群前方,空地上坐着的果然是昨天他们在路上救的那爷孙俩。

    昨日那孩子高烧瞻妄,可是经过贺兰玖后一副药之后,烧已经退了下去,睡得也平静,甚至在进城的时候已经醒了。

    可现在不过一夜时间,那孩子却是面色青紫,口唇处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没气。

    凤无忧一步上前,直接从那老人手里把孩子抢了过来。

    “你做什……”孩子都已经死了,竟然还有人来抢,那老者愤怒之下正要斥责,一眼看到是凤无忧,余下的话立刻噎进口中。

    “姑娘……姑娘……你行行好,再看看我的小孙子……”

    他忽然跪在地上就对着凤无忧磕起头来。

    凤无忧救过他们一次,他把凤无忧当神仙了。

    “你先起来。”

    凤无忧随口说着,手中却在快速地检查着那个孩子。

    口鼻的确已经没有呼吸,可是心口尚温,脉膊也还有微弱的跳动。

    “姑娘,我按你给的方子重新抓了药,这孩子喝了之后不知为何喘得厉害,我见着不好,就连忙带他到这里来,可才到这里就成了这样。纪家的大夫一见就说没救了,不止不给看,还说我们吃的不是他们家抓的药。”

    老者哭着把情形说了出来。

    凤无忧面容沉肃,如此看来,这孩子是到了这里才没有呼吸的。

    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想办法恢复他的自主呼吸。

    “我知道了,你别着急。”凤无忧说了一句,将孩子平放于地上,下巴抬高 ,扯下一块衣料盖在他的口唇部,然后双掌交叠,在孩子的胸部用力按压。

    按压十五次之后,便对着孩子的口唇用力吹入两口气,紧接着,又再次开始按压。

    这动作怪异奇诡,周围的人从未见过,一时间都不知说什么,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

    直到凤无忧对着孩子的嘴吹气的时候,才有人低声斥道:“成何体统!”

    虽然对方是个小孩子,可是一个大姑娘家,居然和一个男子嘴对嘴,这说出去,也未免太没有廉耻。

    只是话方一出口,就有一道目光冷冷地刺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