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515章 帮手,瑾瑜之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卓天宁以前给人的感觉是自傲,可是断了一臂瞎了一眼,他这种傲气全给打没了,现在能从他身上看到的,只有阴沉。

    上官幽兰发了那么大的火,他也没有生气,只是冷声说道:“公主信不信,如果你不答应,今天就会被那些人从朝堂上赶出去。”

    那些老臣们早就想把上官幽兰赶出去了,只是碍于她现在是东林唯一的血脉,没有足够的理由不好下手。

    可,若是上官幽兰居然阻拦他们寻找新的皇位继承人,那这个理由,可绝对是足够了。

    所以,当上官幽兰答应了他们的提议时,那些老臣的眼底,分明是有一丝遗憾的。

    若是,上官幽兰一直坚持下去多好?那他们这些人就能联合起来,一举把她赶走,不止如此,还能限制她的权力和自由,让她再也没有在东林发声的机会。

    这么明显的事情,上官幽兰听了之后却是直觉地道:“不可能!你不是有兵吗?”

    在她的思维里,到现在都还没有接受卓天宁在军队威望下降的事情。

    她想的一直是,如果这些老臣再敢跟她作对,就直接拿兵平了他们。

    这事若是放在之前,虽然冒险,但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卓天宁在军队之中几乎一手遮天。

    可现在,随着卓天宁威望的下降,那些老臣和军队里先前受排挤的将领们都活动起来了,有几个甚至勾结到了一起,隐隐有和卓天宁分庭抗礼之势。

    因为这事,卓天宁一直忙的焦头烂额的,可是上官幽兰倒好,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还指着他拿军队给她拉虎皮扯大旗。

    更让卓天宁烦恼的是,这些勾结后面似乎并不简单,隐隐约约有人在为他们出谋划策和牵线搭桥。

    若是卓天宁没有猜错,这一定是萧惊澜的手笔。

    萧惊澜惯会做这样的事情,先前在草原王位更迭的时候,他就这么玩了一次,害得拓跋烈到現在也沒能完全铲除他哥哥拓跋勒的势力,那伙人时不时就跳出来给拓跋烈捣乱。

    而现在的东林,和那时候的草原,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这些事,他没打算给上官幽兰说,因为,以上官幽兰这种性子,就是给她说了,她也不懂。

    强压下心头的烦躁,卓天宁阴冷地说道:“公主也知臣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公主以为臣现在对军队的控制还像以前一样那么得心应手吗?”

    上官幽兰下意识往卓天宁看过去。

    首先映入她视线的,就是卓天宁脸上蒙着半只眼睛的黑巾。

    然后目光再往下移,就是空荡荡的半截袖管。

    上官幽兰倒吸了一口气。

    没错,卓天宁已经不是她母后在时的那个少年意气,从无败绩的将军了。

    他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惨不忍睹。

    还有那首歌谣……

    他现在在军队里,早就不是那些人的精神偶像,说不定……就是个笑话。

    她这么想着,眼神中就带出一点轻视的神色来。

    卓天宁心头一阵刺痛。

    他可是自视甚高的人,一直以为就算萧惊澜也比不上他,可结果,却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若是别人用这种眼神看他,他早就一剑把那人杀了。

    可是对面的人是上官幽兰,是皇后娘娘的女儿,所以,他只能忍。

    “残缺之躯,不宜入公主慧眼,公主还是别再看了。”他强忍着气说道。

    上官幽兰此时也发现自己的目光似乎是让卓天宁不悦了。

    这可是她最重要的盟友,绝对不能失去。

    而且现在,那些老臣寻找皇位继承人的事情更加重要。

    若是被他们找到了,那自己这个公主,真的就彻底成摆设了。

    说不定,这些老不死的还会随便找个人把她给嫁了。

    她收敛起神思,焦急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让他们去找始源峰那些贱种?”

    一想到始源峰,上官幽兰就有气。

    迟早有一天,她一定要把始源峰那些人全都杀光!

    看谁还敢绕过她这个正统皇室。

    卓天宁眯了眯眼睛,阴狠说道:“让他们去找又何妨?我们只要让他们找不到不就行了。”

    上官幽兰一怔,道:“你的意思是?”

    卓天宁没有说话,只是单手竖掌向下一切。

    上官幽兰瞬间明白。

    没错,杀始源峰那些人,何必要等到某一天?

    现在不就行吗?

    “来人!”上官幽兰大叫了一声。

    瞬间,一道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人,正是凤安然留给上官幽兰最后的力量。

    凤安然身边的侍卫,叫作银龙卫。

    这名字是凤安然自己起的,因为凤兮然的侍卫叫银鱼卫,而她觉得,她是比凤兮然更高贵的血脉,是鱼跃龙门的人,所以,她给身边的侍卫取名叫银龙卫,为的,就是压凤兮然一头。

    而这只暗中的力量,则是叫作龙影卫,意思,就是银龙卫的影子,专门为她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龙影卫的事情,卓天宁也是知道的,因此上官幽兰也没有避他,直接把人叫了出来。

    首领龙影单膝下跪落在上官幽兰的身前,上官幽兰狞声说道:“派几个人到始源峰去,把那里的人都给本宫杀了!切记,一定要赶在那些老不死的人到达之前!”

    卓天宁的军队是明面上的力量,一动就会有人察觉,所以,只能和这些暗中的力量。

    龙影听完之后,一个字都没说,只是对上官幽兰行了个礼就再次退下。

    等他离开,卓天宁再次开口说道:“我们光是杀了始源峰的人还不够,还要想办法夺回我们手中的权力才行。”

    闻言,上官幽兰立刻焦躁地说道:“你以为本宫不想吗?可是这事哪有那么容易?”

    那些老臣都出身东林世家,一个个狡猾得跟狐狸似的,表面上对着上官幽兰礼敬有加,可实际上把权力抓得死死的,半点都不漏出来,上官幽兰就是想做点事情,也是有心无力。

    别的不说,就只说她在这宫里的行动,除了在自己的寝宫书房中还能拥有一点隐私和自由,在别的地方,几乎全被人盯得死死的。

    她坐上这个监国的位置,和坐牢差不了多少。

    这种情况,卓天宁自然也是知道的,而且,他早就想出了对策。

    “如今之计,想要凭借我们自己拿回权力,只怕是不行了。但,我们却可以找帮手。”

    “帮手?”

    上官幽兰疑惑地看着卓天宁,她怎么不记得他们有帮手?

    难道说,是她母后还留下了什么东西?

    卓天宁上前一步,小声说道:“若是臣没记错,在臣去找公主之前,公主似乎还有另一个合作伙伴?”

    上官幽兰想了一下,脱口说道:“乌觐?”

    卓天宁点了点头。

    上官幽兰立刻说道:“他能有什么用?若不是因为他,本宫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她之所以会跌到谷底,就是因为乌觐刺杀上官修若失败,反而暴露出他身上毒素的事情。

    若非如此,她还能在东林皇身边隐藏好一阵子。

    说不定,还能假装安慰东林皇,做一做父慈女孝的样子,让东林皇直接传位给她。

    乌觐在她眼里,根本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现在卓天宁又提到他,上官幽兰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

    她怒声说道:“乌觐那个蠢材,还想要向我借兵!可笑,他害得本公主落到这个地步,本公主会借给他才有鬼!”

    “公主要借。”卓天宁打断她,说道:“不止要借,还要多多的借,不管乌觐有什么要求,公主最好都能满足他。”

    “为何?”上官幽兰立刻道:“借兵给那种蠢材,让他再害本宫一次吗?”

    卓天宁目光连闪了好几下,上官幽兰真的是皇后娘娘的女儿吗?

    为何,会愚蠢到这种地步。

    但,他还是只能耐着性子给她解说。

    “公主可知,乌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上官幽兰冷眼看着卓天宁。

    乌觐?不就是个江湖郎中吗?还能有什么身份?

    卓天宁道:“乌觐的身份大有来头,公主可知十二年前,南越瑾瑜之争?”

    那件事情,在天岚大陆上也可算是相当有名了。

    南越王昏庸软懦,又性好渔色,在宫中养了许多美人。

    人多了自然斗争也多,斗来斗去,就只剩了瑾瑜二妃。

    瑾妃叫苏兰锦,是山阳苏家的。瑜妃叫华清瑜,是山阴华家的。

    这二人都是既美艳,同时家里势力又大,二人不相伯仲,不管什么都要争一争,甚至连怀孕,都是差不多同时,而且,还在同一天诞下皇子。

    其中,瑾妃是在早上生的,就是贺兰玖。而瑜妃是在下午生的,就是贺兰瑞。

    这两个皇子小的时候还好,可是随着年纪渐大,也到了立储的时候,这争斗就一下激烈起来。

    不论是后宫的瑾瑜二妃,还是朝堂的苏华两家,都斗得不可开交,都想让南越王立自己这一边的皇子为太子。

    而南越王却觉得很烦,他只是喜欢两个妃子的美貌而已,至于立储这事,反正都是他儿子,立谁不都是一样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