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536章 反噬,会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映蝶是好心,可,办了坏事。

    贺兰玖和凤无忧之间的事情,有因才有果,哪里是一句两句说得清楚的?

    而以贺兰玖对凤无忧的维护,又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外人在这里随意评论。

    其实,不管映蝶说的是什么,哪怕是好话,贺兰玖也一样会不高兴。

    因为在他心里,其他人根本没有评论这件事情的资格。

    映蝶一番好意被贺兰玖狠狠推回,她疼得心脏都蜷缩起来。

    她真是太蠢,明明说了无数遍要管好自己的心,可……为何还是忍不住说出这些话?

    这根本不是她的身份能说的。

    更没有说这些话的立场。

    “对不起……”匆匆道了一句,映蝶夺路向洞口跑去。

    她怕,她再在这里呆一会儿,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可问题是,她又有什么哭的资格呢?

    就算她哭了,也根本没有人会在意。

    相反,别人只会以为,是她矫情,是她贪心不足活该。

    映蝶一直跑到洞口附近,才在那里停了一下。

    她现在的样子太难看了,如果出去,一定会被人看出来。

    所以,她想要整理好心情再出去。

    可,才刚刚走到洞口,就见千心快步向她跑来。

    “映蝶姑娘,请和我来一下。”

    她跑到映蝶身边,说的虽然客气,可脸上的焦急却是显而易见。

    她很急,只不过因为贺兰玖在里面,她不想被贺兰玖听到,所以才故意压抑住。

    出什么事了?

    映蝶很想弄清楚,可……她知道,千心会来找她,一定是凤无忧让她来的。

    凤无忧从来不会做无缘无故的事情。

    因此,她什么也没问,只是点头道:“好。”

    说着话,就已经向千心走去。

    千心本来还担心映蝶会问东问西的,贺兰玖在里面养伤,她也不好说呀。

    若是说的支支吾吾,说不定还会被贺兰玖怀疑。

    可没想到,映蝶这么干脆,倒让她愣了一下。

    不过,千心应变也是很快的,她立刻点头道:“跟我走。”

    说着,就转身在前面带路。

    只不过,转身的瞬间,却是神色古怪地看了映蝶一眼。

    这种干脆利落的感觉,她可是只在凤无忧的身上见到过。

    先前红袖来找凤无忧求救的时候,凤无忧就是问也不问,当场就决定要去。

    后来虽然问了红袖一些话,只是在决定要去之后,为了了解情况才问的,而不是要根据红袖的回话才决定去不去。

    凤无忧解决了映蝶和红袖的冲突之后,她和千月问过凤无忧,为什么她这么护着映蝶?

    凤无忧说,因为觉得映蝶和她有些像。

    听到这话时,她和千月立刻嗤之以鼻。

    她家主子是独一无二的,谁能和她家主子像啊!

    要真是像,那岂不是要让天下男子排着队抢了?

    可没想到,还真有点像。

    不是外貌上的,而是性子的某一个方面。

    凤无忧所在的地方离洞口不算近,虽然一眼能看到,却要走一小会儿。

    这样的距离,就是有什么声音,也传不过来,不会影响到山洞里贺兰玖的休息。

    映蝶跟着千心快步走过去,走到能看清凤无忧在做什么的地方,映蝶面色忽然一变,越过千心大步跑起来。

    她看得很清楚,凤无忧是正在为人诊疗,而被诊疗的人,正是下午才和她发生冲突的红袖。

    此时,红袖早忆没有了质问她时精气十足的样子,而是整个人都萎靡不堪。

    她坐在一块大石上,虚弱地弯着腰,鲜血一口一口从她口中呕出,把她衣服的前襟都湿透了,而凤无忧眉头紧皱,正拿着金针尽力为她止血。

    “怎么回事?”映蝶几步跑过去,从另一侧扶住红袖,焦急地问着。

    此时,她里根本不记得她和红袖之间的不愉快,眼睛里只有红袖的伤势。

    “药物反噬。”凤无忧没空解释太多,说了最直接的原因。

    一边说,一边又是扎下几处大穴,想要为红袖止血。

    可,根本止不住。

    红袖还是大口地吐着血,好像凤无忧先前扎下去的银针一点用处都没有。

    “凤女皇……”连飞焦急地叫着凤无忧。

    他真是太蠢了,红袖只带了几个人留下断后,为了保护殿下的安全,定然不顾性命的全力厮杀。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活蹦乱跳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可是这两天,他竟一点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其实,他就算注意到了也没用,那药红袖已经吃了,又不可能吐出来。

    但,他还是自责。

    凤无忧没空理他。

    现在,救红袖最要紧。

    “银针没用。”凤无忧看向映蝶:“映蝶姑娘,你可有其他止血的办法?”

    通常,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都是很忌讳向人低头的,就像乌觐,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凤无忧医术比他高明。

    可,凤无忧完全没有这样的顾忌。

    在人命面前,她从来都不会小肚鸡肠。

    所以,发现自己的治疗手段没用之后,她立刻就让千心去请映蝶。

    针不行,也许药可以。

    只要能把人救活,谁出手都是一样。

    一听到药物反噬几个字,映蝶就立刻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她从出生起就和药物打交道,知道有些药物可以在短时间内激发出人的潜能,可是这种药通常对人体的伤害极大,药效消失后,服药的人轻则虚弱,重了甚至有可能丧命。

    “为什么要给她用这样的药?她有可能会死的!”映蝶大叫了一声。

    凤无忧一怔。

    映蝶的情绪很激动,她好像特别不喜欢这种药,以至于,以她谨小慎微的性子,竟然会对着凤无忧吼出来。

    “是我考虑不周。”凤无忧说道。

    她不打算推诿,虽然燕伯说这药不会致命,可是她没有弄明白具体后果就给红袖服用,的确是她的错。

    千心千月立刻就不服气了。

    凤无忧之所以让红袖吃这药,全都是为了救贺兰玖好不好?

    而且,红袖自己也是愿意的,怎么就能怨到凤无忧头上去?

    她们张口就想要为凤无忧辩解,可是看到凤无忧阻止的手势,又只好硬压了下来,愤愤不平地看着映蝶。

    先前要不是主子,她说不定就被连飞给杀死了,现在居然敢对主子这么大小声,简直就是白眼狼。

    但,凤无忧却全不在意。

    就像她在治疗过程中有时会全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一样,她相信,映蝶也不是故意。

    她只是出于医者的本能而已。

    因此,凤无忧心平静气的问道:“映蝶姑娘,你有办法止住她的血吗?”

    一句话,把映蝶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红袖的伤势上。

    其实,凤无忧的银针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此时红袖吐血的症状比方才轻一点了,但,还在吐。

    她本身就有伤,若是再吐下去,说不定真的会死在这里。

    映蝶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红袖的症状,问道:“我们之前采的褐血藤在哪里?”

    这药,原本是采了给贺兰玖备着的,但在凤无忧的处理下,贺兰玖的伤口没有出太多血,因此,也就没怎么用上。

    “褐血藤是……”

    古代的医药的名称并不通行,而且好多药都有好几种叫法,凤无忧不可能全部认全。

    褐血藤正是她不知道的其中之一。

    “一种树藤,外皮是铁褐色,里面却是和血一样的红色……”

    映蝶飞快地把褐血藤的性状说了出来,凤无忧想了想,他们的确是采过这么一种药,映蝶割断藤蔓露出里面颜色的时候,她还意外了一下。

    只是,那时她心里一直想着贺兰玖的伤,所以,并没有太注意。

    但不管怎么说,凤无忧确定这种药他们是有的。

    所有的药材都是千心收的,凤无忧叫千心立刻按着映蝶的描述去把褐血藤找过来,映蝶拿到手之后,只略微一看,就开始动手把褐血藤的外皮全部削掉。

    这活她一个人干太慢,凤无忧叫聂铮连飞和附近的几个侍卫都来帮忙。

    很快,一大把树藤就都削好了,血淋淋地握在手里,颇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映蝶又让人把石碗拿过来,握着那把褐血藤用力一挤……

    血红色的汁水淋淋漓漓地流了满满一碗。

    “把这药给她灌下去。”映蝶说道:“这药本来不是这么用的,要熬,还要加别的药中和药性,可是现在情况紧急,也只能这样了。”

    红袖的血失的太多,根本来不及再做处理,只能先硬灌。

    凤无忧没犹豫,伸手接过石碗说道:“我来。”

    “等一下……”映蝶又叫了一句,说道:“让人把她按住吧……这药,会疼。”

    说到疼这个字的时候,映蝶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好像只是想一想,就连她自己都觉得疼。

    凤无忧眉头一挑,看来,这药的疼怕是不一般。

    对着千心和千月示意了一下,千月当即上前一步,按住了红袖的左边。

    可,千心要按住红袖右边的时候,却被一个人抢了先。

    “凤女皇,我来吧。”连飞沉声说道。

    他伸手按住了红袖的右边,虽然面色如常,可是紧抿的唇角却还是透露了他心头的紧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