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神妃在上:妖孽邪王盛世宠 > 18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空间,无数黑洞漩涡潜伏在周围,如一双双饥渴的眼睛躲在黑暗之中,一眼望去,有些渗人。

    之前,和凤倾颜对峙时,凤九卿没有仔细观察这里。

    此刻,扫了一眼周围,发现这里如同一座废弃的古老宫殿。

    雄伟的黑色宫殿里,无数黑色的漩涡在流转,释放出危险的气息,若踏错一步,就会被传送到另一个空间里,不知归处。

    四周见不到底,凤九卿仰头看过去,几十根破碎的盘龙石柱横躺在空中,漂浮不定。

    断断续续的汉白玉石阶,飘散在各处,和石柱一样,避过黑洞,游走在宫殿上方各处。

    宫殿顶端,彩绘金描,隐约可以看出一个古战场,人物模糊,忽隐忽现,牵扯着神识,吸引着凤九卿想要上前,一探究竟。

    “哒哒哒!”

    倏地,手背上发痒,拉回了凤九卿的神智。

    低头一看,心中大骇,傲天半条身子已经被卷入了乱流之中。

    “傲天!回来!”

    骤然大喝,凤九卿挥手,一拳猛地砸到傲天的头顶。

    “吼!”

    傲天吃痛,一声龙啸,长吟而起,愤怒的咆哮之声在宫殿内回荡。

    “不行的话,就毁了这里!”

    见傲天非但没有拔出龙尾,反而越陷越深,凤九卿不禁沉下脸,寒气四溢。

    头顶的彩绘,蛊惑心智,若不是手背上扒拉着她不放的树心,她恐怕也会落得和傲天一样,被卷入乱流。

    “吼!”

    傲天刚想发力,动用神兽的力量,一口气毁掉这宫殿时,凤九卿忽然制止了它。

    刚才,帝九传音过来,道:“这里只是秘境,不是真正的乱流空间,即便被卷入了,也不过是被传送到另一个地点,并不是传送空间。”

    凤九卿会意,知道帝九是不想让她惹麻烦上身,毕竟毁了秘境,学院里的一些老古董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罢了,谁让傲天是它的神兽呢?

    被乱流卷入之际,凤九卿挥手将凤倾颜拍了出去,大声道:“帝九,麻烦将她送到烈风……”

    话还没说完,凤九卿就随着傲天一起被卷入黑洞。

    暗处帝九眉头一抽,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他有些后悔了,他该让她毁了这里的!

    嫌弃的拧了拧眉,帝九一挥手,将已经晕死过去的黑炭凤倾颜挥向尧千绝,有些不悦的道:“交给你了!”

    随即转身,直接朝卷走凤九卿的黑洞而去。

    尧千绝看着眼前飘荡的如同一具死尸般的大黑炭,嘴角一抽。

    “吼!”

    金龙长啸,震荡四野。神龙摆尾,扶摇直上。

    凤九卿坐在傲天头顶,双手还抓着它头顶的犄角,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寒光毕现。

    参天古树蓊蓊郁郁,遮天蔽日,神兽威压蔓延而开,魔兽四散。

    这里是?

    指腹按了按眉心,凤九卿有些不确定,疑惑的偏了偏头,感应灵识,向火焰金狮问道:“这里是魔兽森林?”

    无之界里正在灵池旁边打盹的火焰金狮,兽躯一震,立刻睁开双眼,扫了一眼周围,脑袋摇摇晃晃,也有些不太确定。

    “主人,让我出去仔细瞧瞧。”

    凤九卿二话不说,立即将火焰金狮从无之界里放了出来。

    “砰!”

    由于傲天神兽的威压没有收敛,火焰金狮刚出锁神塔就猛地从半空栽倒下去,庞大的身躯,压倒了好几颗树。

    一阵的响动过后,火焰金狮挣扎着爬了起来,脑袋垂的老低老低,扯着嗓子委屈的哭诉道:“主人,咱能不能让傲天大人收起神兽的威压啊?”

    呜呜呜……

    它简直要飙泪了,像这样——

    血脉神马的嘴可恶了!

    火焰金狮那副傻样,瞧的凤九卿嘴角猛抽,拍了拍傲天的头,道:“傲天,下去,拟态。”

    “吼!”

    低声长吼,傲天身子渐渐缩小,盘旋而下,平稳的将凤九卿放在地面上后,立刻拟态成一条蚯蚓般大小,盘旋在凤九卿的肩头,倨傲的瞟了地上伏跪不起的火焰金狮,眼神轻蔑。

    神兽威压忽然散尽,火焰金狮立刻蹦起来,扬起一颗头颅,恰好对上傲天鄙视的眼神,顿时整颗兽心都碎了!

    被鄙视嫌弃的滋味真是太难受了!

    扬起浑圆的头颅,火焰金狮耸了耸鼻子,在森林之中踽踽而行。

    “主人,是魔兽森林的气息没错。”

    火焰金狮摇头晃脑,眼睛盯着凤九卿,眼底划过一抹不甘心。

    “有屁快放!”

    实在受不了火焰金狮摆出的便秘表情,凤九卿一脚横踹过去,嫌弃的喝道。

    火焰金狮肉疼的嗷嗷直叫,忸怩了半天,才开口道:“这里是接近火刹城,再走不远,那一片区域,是被青云宗的人霸占了,为他们宗中弟子选的试炼地。我当初不过是路过,被宗中长老遇见了,他们竟然联合洛成那混蛋给我下毒,逼我给洛成的坐骑!”

    说道后面,火焰金狮满腔的怒意终于爆发,仿佛又回到了那憋屈的一刻。

    眸光微闪,凤九卿直接忽略火焰金狮后面的叫嚣,让它发泄出来也好,不然一直郁结于心,肯定无法晋升突破。

    摸着下巴,唇角上扬,凤九卿邪邪的微笑,伸出双手,展开拥抱,放声大笑道:“哈哈哈,火刹城,我来了!”

    青云宗既然和洛成勾结,若不出她意料,青云宗定是栾玄的人!

    魔兽森林另一处,几名黑衣人披着黑色斗篷,穿着黑色长袍,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张精明的眼睛。

    为首一人,眸光若鹰隼,狠戾毒辣。

    “神兽的气息!”他阴测测的放声大笑,眼底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光芒,“想不到,在这下界,还能遇到神兽!也不枉我们来着一趟了。”

    其他几人虽然没有开口,但是眼底露出的兴奋光芒很好的彰显出了他们此刻激动的心情。

    “走!”

    为首的黑衣人大手一挥,立刻飞身疾速朝凤九卿所在的地方而去,后面几人随即加快速度,身形一闪,跟了上去。

    凤九卿正在思考着如何再火刹城大闹一番,忽然感觉到一股令她心悸的气息,顿时神色一凛,立刻将火焰金狮和傲天收回无之界。

    她现在已经是后天尊者巅峰期可以说,在风云大陆上,也算是首屈一指的高手了。

    但是,这股气息,竟然让她心生出惶恐,头皮发毛的感觉。

    咬紧牙关,凤九卿此时想要遁入无之界已经是来不及了。

    因为方才将傲天和火焰金狮收回无之界那一耽搁,前方便出现一行疾驰的黑衣人,头披黑色斗篷,身穿黑色长袍,袍角金色纹绣,让她瞳孔骤然一缩,浑身散发出无边煞气。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她知道,那是属于昊天国君栾玄的独有纹案!

    利眸中紫色光芒一闪而过,脸色阴沉的如同乌云蔽日,直勾勾的盯着愈来愈近的黑衣人。

    虽然理智告诉她,她现在的力量,和这些人对上,不异于以卵击石!

    但是,前世的痛,再一次遍布全身,她恨!

    可是,不行!

    她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

    “小女娃!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黑衣人已近前,凤九卿瞬间收敛情绪,低垂起眼睑,那为首一人,锐利毒辣的目光一凛,沙哑的开口,试探的问道。

    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在抬头时,凤九卿强忍住想要杀了眼前之人的冲动,眼眶里瞬间布满泪水,好不委屈。

    揉了揉眼睛,她弱弱的道:“我迷路了,找不到师傅了。”

    意思是,我不是一个人。

    几个黑衣人眸底划过一抹狐疑,一人盯着凤九卿,沉声开口道:“四老,这小女娃娃看着不像善类,她身上有很重的血腥味,我的黑水玄蛇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揉着眼睛的手指微顿,垂着眼睑,寒光冽冽。

    该死的!

    她刚从秘境出来,杀了那么多幻兽,身上没有血腥味怎么可能?

    “师傅去追一头高级魔兽了,把我扔在这里好久了,我找不到师傅了,你们能带我出去吗?”凤九卿抿着唇,可怜兮兮地道。

    为首那人,也就是被称为四老的那人,高傲的睨了凤九卿一眼,全然不将她放在眼底。

    他自然早就闻见了凤九卿身上的血腥之味,但是不过一名小小的后天尊者,他还不放在眼里。

    不过凤九卿的话,让几人同时眼神微变,四老尽量按捺住心中急切,问道:“那小女娃,你可知道,你师父是去了哪个方向?”

    凤九卿脸上一片迷茫,心中却是微动,他们竟然信了?

    不不不,一定是有什么他遗漏了?

    不过,她还是随便指了一个方向,歪着头,眨巴着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道:“好像似乎大概是那个方向。”

    几人同时无语,你个小女娃娃怎么这么不靠谱!?

    怪不得迷路,就这样一幅傻傻呆呆的模样,连自己师父往哪个方向去了都不知道!

    不过,也真是凤九卿这样模棱两可不确定的样子,让几名黑衣人打消了对她的最后一丝怀疑。

    若是她回答的很快很确定,他们倒是要怀疑,她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了?

    四老挥了挥衣袖,足尖一点,立刻朝凤九卿所指的方向飞跃而去,其他几人见状,立即跟上。

    凤九卿看着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离开了的几人,眼底划过一丝暗芒,口中却仍朝他们大声喊道:“喂!你们还没有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

    但是,没有人搭理她的呼喊不满。

    凤九卿偏头深深的看了黑衣人离去的方向一眼,随即敛神,立刻唤出火焰金狮,朝火刹城的方向而去!

    她知道,自己肯定骗不了他们多久,等他们发现不对劲,一定会回头来找她算账。

    而且,她想,她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匆忙急切了!

    是傲天!

    不对,应该是他们感受到了傲天散发出的神兽的气息。

    可是,令凤九卿没有想到的是,她都已经让火焰金狮用最大的速度狂奔了,那几个老东西竟然这么快就发觉不对劲,追了上来!

    “小女娃!站住!”

    身后传来一声恼羞成怒的厉喝,如雷霆在耳,震得凤九卿头皮发颤,火焰金狮也受不住的直接双腿一软,直接向前扑倒,将凤九卿甩飞了出去。

    被恐怖的威压锁住,凤九卿无法稳固身形,直接倒飞出去,“砰!”地一下,撞在粗壮的树干上,顿时胸口一震,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若不是她肉身很强,这下子肯定不死也半残了。

    抬手抹去嘴角的血痕,凤九卿满脸阴鹜的看向向她疾速飞过来的黑衣人,嘴角一扯,道:“你们什么意思?以大欺小?以多欺少?”

    讽刺的语气,不屑的眼神,让四老眸光陡然变得阴森凌厉,眯眸危险的俯视看向凤九卿:“小女娃娃,胆子倒是不小!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挑衅我们!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蹭着树背,凤九卿缓缓站起身,尽量和眼前几人俯视,嘴角嘲讽的弧度加深,嗤笑道:“你有病吧?你们是什么人,关我屁事!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裹得这么严实,就算是谁家好亲戚,恐怕也是不认得的!”

    既然不用伪装了,凤九卿立即毒舌起来了,怎么难听怎么说,气的几名黑衣人浑身杀气凛凛。

    其中一名黑衣人,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提起凤九卿的衣领,狠狠的摔在数背上,目露狠戾凶光!

    “黄口小儿,利牙利齿!你最好给本尊们老实点,不要再妄想耍什么花样!我们是什么人,不是尔等卑劣之人能知晓的!要知道,我要杀了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眼前之人狠狠的警告,凤九卿并不怕。

    她知道,按照火域本家之人的尿性,他们没有找到傲天,可是不会这么轻易杀了自己的,顶多是威胁她,再不济也就是吃点苦罢了。

    凤九卿没有猜错,果然,其中一人召唤出自己的黑水玄蛇。

    通体发黑,巨大的黑色鳞片在阳光下发出幽深的光芒,庞大的身躯蜷缩着,昂起头颅,如灯笼般大小的双眼俯视着地面上狼狈不堪的火焰金狮,吐出长长的蛇信子,露出一抹不屑。

    “小女娃,你要是不知好歹,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的小黑,可是饿了许久。”

    那人摸了摸黑水玄蛇的身子,有些木讷的眼神里放射出一抹阴寒森冷的光芒,音调粗哑,如同锯木般难听的有些刺耳。

    火焰金狮抖了抖身子,猛地扬起浑圆的脑袋,愤怒的看向那黑衣人,发出低沉闷吼。

    “吼!”

    火焰金狮顶着巨大压力,十分不甘的咆哮长吼!

    不就是九阶魔兽吗!?

    不就是几个帝阶尊者吗!?

    有什么了不起!

    它这么多天在傲天大人和小啸月大人的淫威下,都好好地活了下来!

    若是它再强点就好了,就能保护好主人了!

    “吼!吼!吼!”

    又是一声不甘的长吼,火焰金狮浑身气流暴涨,高高扬起浑圆的头颅,对天愤怒咆哮嘶鸣。

    高速旋转的气流,扬起满地树叶尘土飞扬,草屑纷飞,周围林木摇晃,断枝碎桠,如骤然而起的龙卷风暴,席卷而来。

    暴动的气流撕扯着所有人,脸上如刀割般,衣裙“卡擦擦”碎成无数片,随风远去。

    一时间,风云动,天空上方乌云滚滚,电闪雷鸣。

    所有人大骇,不可思议的盯向火焰金狮,瞳孔紧缩。

    它这是要晋阶的征兆!

    魔兽和人类的晋升不一样,魔兽每突破晋升一个等级,都会引发天地异象,降下雷劫。

    而人类,在圣者以下,都是没有雷劫一说的。

    而圣者,在如今风云大陆上,是没有的。

    风云大陆顶级的玄气师,是帝阶巅峰尊者。

    黑衣人纷纷对视一眼,眼中都散发出毫不掩饰的欣喜光芒。

    果然是上天厚爱!

    他们错过了上一头神兽,不过眼前这头火焰金狮也要晋阶了,血脉虽不如神兽,倒也不差。

    “哈哈哈!”

    四老忍不住的放声狂笑,丝毫不在乎已经被劲风撕碎的衣袍,黑色斗篷也被掀翻,银白色的发丝散落随风疯狂的起舞。

    抬手一挥,他道:“退!摆阵!三重雷劫过后,立即同老夫擒住这头火焰金狮!”

    没有过问凤九卿的意思,似乎毫不在意她这个魔兽的主人有什么想法,四老眼露精光,红光满面,立即退散开来,几人摆好阵型。

    为了防止自己被狂风卷入气流之中,凤九卿手指插入地底,冷眼看着退散开来的黑衣人,通过精神链接沟通火焰金狮。

    “火焰金狮,放心渡劫,主人我是不会让你落入他人之手的!”

    她的东西,不容任何人染指!

    尤其是栾玄的走狗!

    火焰金狮脑袋齐齐昂扬,长长嘶吼。

    天空上方乌云越聚越厚,云层上方传来的“轰隆隆”声也愈来愈响,黑云滚滚,云海翻腾不息。

    雷霆闪电,蓄势待发。

    天地自然之力,非人力可抵抗。

    “咔擦!”

    一道金黄色的巨型闪电从突破厚厚的云层,朝下直劈,猛地砸落在火焰金狮的浑圆的脑袋。

    “嗷嗷嗷!”

    火焰金狮顿时头破血流,头顶一个窟窿,散发出焦糊的味道,疼的它兽躯在地上不停的翻滚,那画面实在是太美,凤九卿简直不忍直视!

    她真的有那么一瞬间,不想承认这怂货是她家的契约兽!

    魔兽森林另一处,一袭大红色锦袍的人,猛地眯眸朝天空上方看过去。

    倏地,眉头一拧,调转方向,加快速度闪身而去。

    “咔擦!”

    不给火焰金狮喘息的机会,又是一道碗口粗大小的闪电破空而来,毫不留情的砸落在它的身躯上。

    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淋,好不可怜。

    “嗷嗷呜——”

    火焰金狮这下也不敢翻滚了,背上撕裂的痛,让它龇牙咧嘴,有气无力的呜咽嚎叫着。

    头颅蹭着地面,中间一个黑漆漆的洞还在冒着青烟。

    它忽然有些后悔要晋升了!

    呜呜呜,火焰金狮已经泪飚了,泪流满面,泪流成河了!

    呜呜呜

    真特么的痛啊!

    还没等火焰金狮哭诉好,“咔擦!”

    最后一道闪电已经劈了下来,必前两道合起来都要粗壮,凤九卿死死的扣着地面,嘴角一抽,它看着都有些肉疼了。

    “火焰金狮,挺住!”

    再怎么说,这兽也还是她的契约兽不是?

    凤九卿眼见这那粗如她身后的参天古木大小的闪电降落下来,忍不住的对火焰金狮说道,算是鼓励它一番。

    火焰金狮忽的抬起头,眼晶亮晶亮有神的看向凤九卿,泪眼汪汪。

    呜呜呜

    太感动了,主人还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对待它。

    呜呜呜

    这痛值了!

    “砰!”

    火焰金狮心中感动期间,粗若古树树干的闪电,直接将它好不容易扬起的头颅,再次击落在地。

    瞬间,撕心裂肺的疼痛袭遍全身,浑身酥麻发颤,生不如死!

    眼一翻,它真的好想就这么死掉!

    三重雷劫过,火焰金狮伤痕累累,成功晋阶成为九阶魔兽。

    “快!在它恢复之前,擒住他!”

    眼见火焰金狮身体正在迅速恢复,四老鹰隼般的利眸陡然一沉,浑身深紫色光芒暴涨,是属于帝阶巅峰尊者级别的玄气师!

    其他几人见状,也纷纷释放出自己的玄气光芒,都是刚刚晋升为帝阶初期尊者的玄气师!

    凤九卿眸光转沉,森冷寒厉,浑身散发出如同从幽冥地狱里的无尽煞气。

    竟然敢趁火打劫,当着她的面挖墙脚!

    当她死的吗!?

    猛地拔出手指,皮开肉绽可见森森白骨,血迹未干,还沾染着草屑尘土,十分骇人。

    凤九卿浑不在意,只是启动意念,开启无之界!

    “火焰金狮,收!”

    黑衣人阵法启动,来势汹汹,志在必得。

    然而,眨眼之间,火焰金狮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愤怒立刻席卷在所有黑衣人心头,四老骤然偏过头,寒冰淬毒的目光紧紧锁住凤九卿,浑身戾气暴涨,深紫色的气流高速旋转,似乎要扭曲周围的空间,发出“噼里啪啦”的破空声。

    狂风大作,枝桠摇摆,树叶簌簌而落,空中发出“呼呼”的声响。

    凌空踏步,四老脸色阴鹜至极,瞬移到凤九卿头顶,五指虚张,骤然受紧。

    凤九卿立刻感到喉间一紧,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撅住了她的咽喉,呼吸一滞,胸腔因缺氧和发闷生疼,呼吸不畅。

    而她,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交出它!本尊留你一条全尸!”

    头顶,传来阴沉的声音,眼神轻蔑如看蝼蚁,语气如同施恩一般。

    紧咬舌尖,腥甜的味道瞬间在口腔内蔓延,刺激缺氧眩晕的大脑,凤九卿双手捂住喉咙,低咳几声,嘲讽的放声大笑。

    “咳咳……哈哈哈……咳……有本事,你杀了我再取神兽啊!哈哈哈……你们除了会威胁,还会什么!?你们不是很有本事吗!?想要我的契约兽,好啊!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傲天!火焰金狮!给我出来!”

    浑身杀气暴涨,眼底划过一抹紫色的光芒,三千墨发如瀑飘扬,无风自动。

    冷沉的脸上,发出邪邪的笑容。

    先打乱你们的脚步,再先发制人!

    跟她斗!?

    看她不玩死你们!

    “吼!”敢动本神兽的主人!找死!

    金龙长啸,吼声震天,怒不可遏,神兽的气息陡然散发出来,压的几名黑衣人心口一滞。

    “嗷!”

    无之界里恢复伤势后的火焰金狮,头颅昂扬,两只眼睛里露出凶狠暴戾的光芒。

    属于神兽的怒气,直冲九霄!

    看着突然多出来的神龙,几人目光陡然一亮,没错,就是先前的那股神兽气息!

    没想到竟然是五爪金龙!

    而且,还是血脉最为尊贵的黄金巨龙!

    比刚刚晋升的火焰金狮厉害多了!

    哈哈哈!他们这一遭真的是值了!

    上古神龙的后裔,具有高贵的神龙血脉,只有他们君主才配拥有的高贵神兽!

    几人目光闪烁,眼都红了,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将这条神龙收入囊中。

    四老眸光也是一闪,划过一抹志在必得的满意笑意,收紧的拳头再次用力一握。

    凤九卿立刻向前一跌,双手捂住被无形力量勒紧的喉咙,差点向前栽倒下去。

    扶着树干,喉间辛辣,脸色涨红,隐隐发紫,凤九卿大口的喘气,想要呼吸更多空气。

    傲天和火焰金狮同时仰天长啸,愤怒的盯着四老,齐齐朝他攻过来。

    如同看跳梁小丑一般,四老放声大笑,虚空一抓,立即将凤九卿提起,挡在身前,轻蔑的道:“再多动一步,我立刻杀了她!”

    火焰金狮和傲天同时一顿,再次仰天长吼,双目瞪圆,怒火腾腾,十分不甘!

    四老提着凤九卿如提着一只小鸡一般,眼底阴鹜散尽,被倨傲所取代。

    “小女娃娃,你是挺聪明,我们虽然贵为尊者,但是,同时对付两头神兽,也是有些吃力的。但是,你别忘了,若是主人死了,他们的实力也会下降!”

    凤九卿嘴角艰难的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让四老看的很不舒服,眸光陡然一沉,心底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其他几名黑衣人有些不耐了,有人出言道:“四老,跟她废什么话,直接杀了,再拿下这两头畜生!”

    “人类!你别太过分!”

    傲天鎏金色的双眸泛出森冷杀意,昂头长啸,神龙摆尾直接将那出言的黑衣人掀飞,呈直线狠狠砸落在地,喷出一口鲜血。

    “嗷~~~~”

    火焰金狮附和的吼叫,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晋升了,可以同人类一般说话,随即摇晃着头颅。

    它张口道:“有本事你们真的动手杀了主人啊!老子不介意告诉你们,我们和主人签订的是平等契约!”

    虽然傲天大人的确是和主人是平等契约,但是它是主仆契约。

    睁眼说瞎话,火焰金狮信手捏来,说的十分溜,接着继续道:“就是,有本事咱们真刀实枪的干一场!”

    黑衣人满脸黑线:……

    凤九卿已经呼吸不稳,快要窒息了,听到火焰金狮口里彪出来的话语,忍不住想笑!

    四老浑身戾气暴涨,眯眸看向浮在自己脚底的凤九卿,阴狠自眼底一闪而过,手指猛然张开,再倏地收紧!

    “咯咯咯!”

    凤九卿脸色憋得有红涨紫,两眼发晕,周围景象模糊,只听见四老阴沉的声音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在耳边萦绕。

    “既如此!本尊现在就送你上路!”

    “你敢!”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怒意滔天的嘶吼响起,震彻苍穹。

    无限恐怖的威压自远处传来,直接将其他黑衣人震得心神发颤,胸口一滞,七窍流血!

    白色流光破空而来,挥手之间,无形的恐怖压力传来,让四老脚步一晃,喉间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接从空中跌落。

    帝九三千青丝随风飘扬,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肃杀。

    长袖一甩,立刻将摇摇欲坠的凤九卿卷入怀抱之中,看到她狼狈不堪奄奄一息的模样,清冷的双眸立刻化为鎏金色,杀意如天崩地裂,周围的气流发出“扑哧”声响,空间扭曲。

    熟悉的味道蔓延在鼻尖,凤九卿抬起头,看见那俊美无俦的容颜,忽然咧嘴一笑,然后放心的晕倒在他怀里。

    指腹轻轻拂过凤九卿的眉眼,划过脸庞,直到唇角,替她将那抹血迹抹干净。

    手指蜷了蜷,帝九怀抱凤九卿,目光落在她血迹斑斑森森可见白骨的手指上,浑身的寒意再次暴涨,杀意蔓延,让傲天和火焰金狮都不禁抖了抖身子。

    无边的杀戮之气,笼罩着所有黑衣人,让他们心神俱颤。

    想不到,风云大陆,竟然还有这等人物!

    四老不甘心的攒紧手掌,只差一点儿,只差一点儿,他就可以拥有黄金巨龙了!

    这样的话,他回去之后,也能够站稳脚跟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四老满眼阴森寒厉的看向踩着空气缓缓凌空而下的帝九,目光犀利。

    君主说过,风云大陆,连圣阶尊者都没有,唯一一个怪物就是青龙学院那位,可是他常年行踪不定,也很少管理风云大陆的事情。

    但是,现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实力更在他们之上,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他也是中央大陆的人?

    四老眸光闪烁,思绪快速流转,却始终不能确定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帝九居高临下,冷漠的俯视着几人,如同看死人一般冰冷的目光,让几名黑衣人不禁感觉心口一悸。

    如同被死神扼住了咽喉,无法呼吸。

    “你们!该死!”

    没有回答四老的问题,帝九拂袖一挥,噔时,几名黑衣人立即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从双脚开始,一寸寸皲裂,化为齑粉。

    “啊啊啊啊!”

    比凌迟还痛苦传遍他们每一根神经,张大着嘴,不停的颤抖嗫嚅,眼底都布满了惶恐,抑制不住的发出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嚎叫嘶吼,再也不见最初的倨傲。

    四老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瞳孔陡然放大,惊恐的不可思议的目光射向帝九。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挥手间就能让圣阶巅峰尊者灰飞烟灭的力量,就连君主大人都办不到!

    除非他是……

    不不不!

    这不可能!

    风云大陆灵气稀薄,不可能培育出超过帝阶巅峰尊者级别的强者,除非是中央大陆降临的大人!

    可是,就算是中央大陆降临的大人,也会受天地法则的制约,再强大也会将等级力量限制在帝阶尊者巅峰,不可能发挥出超过帝阶尊者巅峰的力量!

    四老觉得他脑子不够用了,若不是他亲眼目睹这一切,一定会以为这不过是一场荒唐的梦!

    “啊啊啊啊!四老!救我!救我!”

    有人看着只剩下半截身子的自己,惊恐的眼神投向安然无恙的四老,像是看到了希望,又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眶欲裂,嘶哑的疯狂叫嚣不已。

    “四老!四老!我们不过是奉命行事,你告诉他,告诉他,我还不想死!”

    眸光骤然一沉,四老眼底闪过一抹杀意,陡然出手,一道紫光打入那人体内。

    张大的嘴,那人不可思议的看向四老,眼底带着一抹愤恨,“咚”地一下倒地,伸手指向四老,死不瞑目。

    四老阴沉着脸,看向其他几人,他们眼底同样带着愤怒和不甘。

    “四老!我们拼死拼活的替那位大人卖命,你就这样对待我们!?不救我们就算了,还要杀了我们!四老,你好狠的心呐,我告诉你,就算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亲眼见证四老毫不留情的杀了同伴,连犹豫都没有,眼皮都不眨一下,真心让他们心寒。

    “啊啊啊!我和你拼了!”

    那人神色扭曲而疯狂,拖着残缺的身体,额头冷汗淋漓,然而一双眼睛却如毒蛇般,死死盯着四老不放,浑身紫色光芒暴涨,周围飓风围绕,肃杀凛冽。

    其他几人见状,一颗心立刻沉入谷底,横竖都是死,对于四老,能拉着他垫背,倒也不错!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效仿那人,将玄气疯狂的注入丹田,然后将其引爆!

    四老眸色猛地一沉,脸色大变,气的发抖,厉声喝道:“你们都疯了吗!?”

    就算他是帝阶巅峰尊者,也承受不住这几个帝阶初期尊者同时自爆的威力!

    帝九早在他们狗咬狗时,就捏起一个防护光罩,抱着凤九卿,带着她的两头神兽,闪到了安全地带。

    “轰隆隆!”

    紫色的玄气光芒瞬间成半圆球形冲天而起,方圆百里,皆被紫色光芒所笼罩,发出震耳欲聋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响,空间瞬间被撕裂,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是真正的乱流!

    百里之内,紫色半球形光罩之下,尘土尽裂,古木草屑瞬间化为齑粉,随着疾速旋转的气流,没入乱流之中!

    巨大的吸力,迅速的将周围的一切吞没!

    四老惊恐的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的四肢分离,身体支离破碎,却发不出半句声响。

    最后在肆虐的飓风中,连同自爆的人,一起飞灰湮灭!

    爆炸的威力太大,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巨大的紫色蘑菇云,烈风疾驰的身形一顿,心中骤然一紧。

    她……

    应该是没事的吧?

    他们,不会又来不及吧?

    不,不可能!

    圣主,一定会救他的!

    眼底闪过一丝希冀,烈风顿时加快了速度,催动全身玄气,将速度提升到极致,不顾一切的朝那爆炸的地方而去。

    “是谁!?敢伤吾门下之徒!?”

    透过乱流的漩涡,一道不悦的王者之音,霸气凛然,如晨钟暮鼓,直击心脏,穿透而来。

    帝九怀抱着凤九卿,目光陡然一沉,黯黑的眸子划过鎏金色的光芒,周身寒气毕现,杀意凛冽。

    白色衣袍无风自动,猎猎起舞,冷峻的容颜,棱角分明,犹如绽放在地狱里的血色曼陀罗,高贵妖娆,却危险至极。

    “少装神弄鬼,滚出来!”

    抬手在半空一挥,虚空一掌劈了过去。

    “轰隆!”

    一声巨响,直接劈开浓浓紫色的巨型蘑菇云,一道虚影凭空出现在数十丈之外。

    额头一枚金色的印记,妖容潋滟,狭长的眸子里露出一抹不悦的怒气,薄唇微抿,俊美的容颜上似笑非笑,但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盘坐浮立于半空,头戴一顶紫金冠,随性而坐,俯瞰之间,仿佛天地万物,在他眼中不过浮云蝼蚁。

    “你是何人!?为何伤吾门下之徒?”

    属于王者的威压尽显,即便不是真身,也压迫的傲天和火焰金狮抬不起头,浑身发颤,无法掌控的心悸让它们觉得,那人要灭杀它们,不过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他们该死!”

    不由分说,帝九眸光寒厉,朱唇微启,挥袖就是一掌朝那人劈了过去。

    “不自量力!”

    那人盘坐在半空,没有挪动半分,轻蔑的开口道。

    只是凌空虚指一点,帝九的攻击就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眉头紧拧,胸中一滞,喉间渐渐有腥甜温热上涌。

    该死!

    他好像撑不了多久了!

    怀中的人忽然动了动,帝九眸光一闪,立刻将她按住,随即将她推送到傲天的背上,挥袖,一把将他们送离身边。

    “傲天,带她走!”

    随即,按了按眉心,一道乳白色的雾气随之溢出,迅速游走,落在凤九卿眉间。

    同时,他双手微张,一道防护屏障挡在身后,掩护傲天他们离开!

    “吼!圣主,保重!”

    金龙神龙摆尾,猛地一扫,顿时灰尘满天,飞沙走石,飓风顿起。

    龙爪猛地向旁边一抓,捞起火焰金狮甩在背上,巨大的龙须在空中飞舞,双眼如炬,扶摇直上云霄,腾云驾雾,眨眼间便飞出数百里之外。

    烈风刚赶到时,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面色倏地大变,一向面无表情的脸色不禁皲裂,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看向半空中那浮现的人影。

    那是

    老祖!?

    不,不是!

    老祖不是这般容貌,也没有这么年轻这么妖艳,也没有这样的王者霸气?

    只是那眉间的金色印记,分明是他们烈家祠堂供奉的人。

    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

    烈风眸色晦暗不明,正思索间,前方已经传来两人打斗的声响。

    破空之声猎猎作响,周围寸草不生的地方再次裂开重重沟壑,强大的威压瞬间笼罩整个区域,罡风飒飒,杀气腾腾。

    “轰隆隆!”

    那人虚空一指弹飞出去,帝九侧身一闪,虚无凛冽的斗气便擦过他的肩膀,猛地砸落在地,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地面猛地震动,烈风身形不稳,抬眼望去,之间帝九身形有些摇晃,嘴角溢出一抹血迹,白色的衣袍血色浸染,如开遍曼陀罗花,妖娆无双。

    再也站不住了,烈风顶着巨大压力,咬牙向帝九飞掠而去。

    “别过来!回去!”

    冷冽的喝声从帝九口中吐出,面色苍白,不容置疑的表情,瞟向烈风,让他身形猛地一顿。

    “圣主!”

    烈风只喊了帝九一声,脸上的决心已经表现的很清楚了,薄唇微抿,他硬着头皮,看向那如天神一般,静坐在半空,气息分毫不乱的端坐在那里,高贵无双。

    “我不知道你是谁,和烈家又有什么渊源。但是,我决不允许你动我兄弟!”

    烈祭出自己的神品灵器,烈阳长枪,大手一挥,指天怒喝道。

    微微闭了眼,帝九无奈的揉了揉额角,若不是之前顾忌会伤到烈风,他也不会刻意将战场控制在他之外。

    本来若是他不出来或者是走了,他倒有机会摆脱眼前这人,可是,他偏偏出来了……

    罢了,烈风,也是担心他。

    “呵呵……”

    那人扫了烈火一眼,眸光微闪,忽然轻笑,露出一抹兴致,修长的手指撑着下颌,挑眉道,“烈峥那小子的后人,根骨倒是不错。”

    烈风眉头拧得更紧了,握着烈阳长枪的手指猛地收紧,眸光湛湛的看向那人。

    他,到底是什么人!?

    帝九缓缓从半空走下来,将烈风护在身后,轻飘飘的话语,如雷霆般在他耳中炸响。

    “烈风,退下。他不是这个大陆的人,你不是他的对手!”

    微微踉跄了一下,烈风指尖泛白,心神剧震。

    不是这个大陆的人!

    别人或许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是知道的。

    这个世界,除了风云大陆之外,还有强者云集的一片大陆,相对于那片大陆来说,风云大陆是下界,而那个大陆属于上界。

    火家的老祖火峥,正是于几百年前消失在风云大陆,根据家族中流传,只是说他去了一个更神秘强大的地方,荫蔽火家子孙。

    他们,一直以为那片大陆,不过是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

    “哈哈哈!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点眼力!”

    那端坐在半空的人,墨发随风飘扬,放声大笑,豪放不羁。

    眼底划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他抛出橄榄枝道,“你们天赋都极为不错,可愿随吾一起回上界?吾可让你们享受比下界更好的待遇,甚至十倍百倍!”

    “你做梦!”

    一道愤怒的娇喝自天空上方传来,凤九卿醒来后,从傲天空中得知她晕倒之后的情况后,不顾它和火焰金狮的反对,立刻赶了回来。

    她的仇人,不需要他人插手!

    火红的衣裙,虽然破烂不堪,但是却有种别致的风韵。

    凤九卿从半空跃下,墨发随着衣袍一起废物,妖娆绽放,连眼角都没有留给身后两人。

    她眯眸,寒光毕现,杀气浓浓,指着半空中的虚影,冷声道:“我的人,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染指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