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沈翘夜莫深 > 第245章 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替她系好安全带以后,夜凛寒才将车门关上,然后才绕到另一边坐上车,之后又想到什么,他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到了沈翘的身上:“盖好,别着凉了。”

    沈翘看着这件西装外套,朝他看了一眼,并没有拒绝。

    夜凛寒待她……是真的挺好的。

    如果……她没有喜欢上夜莫深的话,或许她可以跟他在一起。

    可是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夜莫深的样子,她真的无法再欺骗自己。

    想到这里,沈翘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跟夜凛寒交谈。

    车子一路往前行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达了夜家的停车场。

    沈翘生怕被夜莫深看到会误会,所以下车的动作有些急促,而且一下车就将西装外套给放回了车上,夜凛寒看到了忍不住苦笑:“你不用这么担忧,我问过佣人了,莫深根本没有回来。”

    听言,沈翘的步子就此一顿,然后立在原地,她回头看着夜凛寒,夜凛寒也正看着他。

    “当然,你应该不想知道他去了哪里。”他淡淡地笑,眉眼依旧一副温润的模样,但眼底却暗藏了凌厉。沈翘看清楚了,低下头。

    其实不用想她也知道了,毕竟韩雪幽昨天晚上戴了那副耳钉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过,她虽然去珠宝店问过了,可是……她到现在还是有点不死心。

    她觉得,可能那个导购员欺骗了她呢,也或许是她看错了,雪幽戴的那对耳钉不是夜莫深买的那一对,她怎么可能和夜莫深有一段呢?

    所以她想去找夜莫深,看看那对耳钉是不是还在他那儿,想要确认一下。

    “所以别着急,慢慢走,或者我送你回房间。”

    “不用。”没等他走上前,沈翘就冷冷地拒绝了夜凛寒的好意,然后自己慢慢地往前走,走了几步,她忽然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夜凛寒。

    夜凛寒见她回头,神色一动,不自觉地喊出她的名字:“翘翘……”

    “大哥,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很感谢你对我一片真心,可是感情这种东西真的不能勉强,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永远都是我的大哥,不论我跟莫深如何。”

    听言,夜凛寒眼底的明亮忽明忽灭,片刻后他扯唇苦涩地笑了起来:“你想说的只有这些?”

    “是的,以后我不会再说了,大哥,昨天的事情谢谢你,我先走了。”说完,沈翘直接转身离开、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夜凛寒忽而勾起唇角,凝视着自己的掌心,他的手先前碰过她,这会儿指间似乎还萦绕着属于她的清香。

    他站在原地站了许久,才离开。

    *

    沈翘回到房间,发现屋子里果然冷冷清清的,夜莫深根本没有回来。

    整整两个晚上,两天时间,他居然……都不回来么?

    沈翘在医院躺了一个晚上,觉得浑身不舒服,只好先去洗了个澡,当温水冲下来的时候,沈翘才回想起来自己的伤口好像不能碰水,可是想想过了几天了,应该没事了,再不洗的话身上也有细菌,于是就没搭理,草草用清水洗干净以后沈翘便换好衣服出来了。

    夜莫深在家,所以沈翘就只套了件睡裙,就直接出来了。

    刚走出浴室,沈翘就感觉冰冷的气息扑天盖地笼罩过来,她愣愣地站在原地,错愕地看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人。

    “昨天晚上你去哪了?”

    冰冷的声音像夹着冰雪,无情地打在沈翘的脑袋瓜子上。

    出现在房间里的不是别人,而是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他的表情阴冷,如同地狱的阎王,问话的时候他的眼神凌厉似刀。

    “你……”沈翘呆呆地望着他:“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他不是两个晚上都没有回来吗?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知道她昨天晚上夜不归宿了?

    “怎么?”夜莫深冷笑出声:“这是我夜莫深的地盘,什么时候开始我夜莫深到这里也要经过别人的同意了?”

    这话说得沈翘头皮发麻,只能轻声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夜莫深就推着轮椅过来了,然后径自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用力地拽进自己的怀里。

    “啊!”沈翘惊呼一声,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

    她刚洗完澡,身上都带着水汽,而且她没有穿贴身的衣服,趴到夜莫深怀里的时候还感觉自己某个部位被撞得生疼,当下就红了脸,想要将他推开。

    夜莫深脸上的表情很阴沉,周身的气息都是黑暗的!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还是说,觉得我莫名其妙就出现了,扰了你的好事?”

    “什么?”沈翘惊愕无比地看着他,伸手想推开他,可是手腕却被他捏得很重,疼得她脸色苍白:“你弄疼我的手了。”

    “你还知道疼?”夜莫深眼神冷睨地盯着她,冷嘲出声:“昨天晚上夜不归宿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现在?嗯?知道自己是有夫之妇吗?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吗?”

    听到这里,沈翘总算是明白夜莫深发火的理由了,她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你怎么知道我夜不归宿的?”

    “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我?”夜莫深冷笑一声,“看来嫁进来夜家这段时间,你胆子肥了不少,居然还学会夜不归宿了,说吧,昨天晚上你去做什么了?”

    他的语气开始有些斥责,后来像是有些漠不关心,

    沈翘一开始还有些愧疚,而且有些害怕,他居然会知道自己夜不归宿的事情,那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可现下他这般质问自己,沈翘又猛地反应过来,他有什么资格质问自己?

    于是她缓缓地抬起头,目光对上夜莫深的,声音出乎意料格外地冷静。

    “我去做什么了,你关心吗?”

    听言,夜莫深瞳孔一缩,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她,“你说什么?”

    沈翘一点都不怕他,抿着嘴唇迎视他的目光,也故意压低了声音。

    “我说什么你不知道吗?夜莫深,凭什么你可以夜不归宿,我就不可以?你可以两天两夜不回来,我不过才一个晚上没回家而已,你就冲我吼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