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 66 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孩子们叽叽喳喳的, 一人坐在秦晋一条腿上, 要秦晋教他们弹钢琴,锦西对秦晋怵得慌,她虽然佩服法医,可秦晋这人身上没有一丝正气,人家是邪不压正,他是正不压邪,总让人觉得他体内的邪恶基因随时能疯长, 再加上他经常跟尸体打交道, 难免让人有联想。

    “老二呢”秦晋开口。

    “秦宴去公司了。”

    “季维妮新一期杂志图不要发布,所有损失我来承担。”

    锦西微怔,季维妮新一期的杂志图说实话她并不知道季维妮新派的杂志图是什么样的, 一旁的廖海蓉放在了心上, 追问道“季维妮就是那个天使奇缘的女主角老大, 她跟你什么关系”

    见秦晋不回答,廖海蓉看向锦西, 锦西咳道

    “这得问大哥。”

    廖海蓉哪还有不明白的当下道

    “最近是怎么了连老大都有女人了,果然我们家是要时来运转了,不仅我跟孙子孙女相认,还等到老大这个万年光棍都有了女人,我真要去庙里拜拜了。”

    秦晋没做声, 面无表情走了。

    他离开时, 俩孩子死活不愿意, 一人抱他一条大腿, 硬是不让他踏出那个门,秦宴回来时看到这一幕,十分吃味。

    廖海蓉和秦正涛把林巧珍夫妇也叫来了,林巧珍和方淮山听说芝麻团子就是秦家的种时,都以为他们在看玩笑,借上厕所的时机,林巧珍还把锦西拉到一边来,语重心长地说

    “锦西啊,虽然妈也想你和秦宴成为一家人,可你不能骗人家啊,万一人家真把芝麻团子当成自己亲孙子看待,那这事可就不是咱们能控制的了,有些事能撒谎有些事不能,妈知道你和秦宴从没交集,你瞒的了别人瞒不了我。”

    锦西默默把亲子鉴定报告递给她,林巧珍看着那数字道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结论,有血缘关系,这是芝麻和秦宴的检测报告,我这边还有团子和秦宴的检测,亲子鉴定就是鉴定亲子关系的测试,妈,我没骗他们也没骗你,芝麻团子就是秦宴的儿子。”

    “这事你早知道了”林巧珍不敢相信。

    那上面的日期可是很久以前的事。

    锦西没否认,被林巧珍数落了一通,说她胆大包天这么大的事不知道跟家人商量。

    “那你怎么又想起来公开了”

    锦西实话实说“秦宴把事情挑明了,他也早就知道了,他说他不想当孩子的叔叔,而是希望孩子叫他一声爸爸,或许我的做法真是显得自私了,还好现在纠正还来得及。”

    林巧珍明白女儿的心思,只是这孩子是谁家的种,不是轻易改变的事,该是谁就是谁,若是将来俩人真过不好,孩子一人一个,总也能留下一个的。

    “我看秦宴不是那种人,有些事是算计不得的,秦宴考虑的对,孩子马上要上小学,等孩子大了班级难免有闲言闲语,给孩子改名字,跟秦宴姓,光明正大叫秦宴爸爸,这对孩子有好处。”

    锦西也承认。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这事了,林巧珍张罗着大家去她店里聚聚,廖海蓉和秦正涛也去了,这次见面,廖海蓉感触最深的就是方家这家人变化特别大,当然,本心没变,就是穿着打扮上,各个时髦精神,眉宇间的幸福感简直无法掩饰,他们虽然在为生活奔波,却让人一眼看得出,精神状态早已不同。

    廖海蓉有感于这一家人的成长,也惊叹于他们的关系的和睦,如今的大家庭很少有毫无罅隙的,可方家所有人给人的感觉都很温和又不爱计较,就好像不曾见识过这被金钱利益充斥的世界,子女教的好,说明做父母的会教,她虽然也把孩子很好教养大,确不确定,如果秦晋和秦宴出生在普通家庭,能否还像如今这么和睦。

    林巧珍的店开得很不错,上次廖海蓉在京州跟人聊天,就有人提起过申城这家店,说是一吃难忘,每次出差都要吃一次,还说这家店做了这么久,口味一直没有变差,服务也特别好,实在很难得。

    一家人聚在一起,廖海蓉让芝麻团子喊自己叫奶奶,俩孩子很给力地喊了好几声。

    林巧珍感叹道“虽然都是奶奶,可你听着这心情应该和以前不一样”

    廖海蓉不免点头,可不是吗以前虽然也听他们喊,却没有如今这种感觉。

    “幸好当初我没强迫锦西堕胎,否则就不会有这俩孩子了。”

    廖海蓉和秦正涛对视一眼,确实如此,一般父母见女儿做出荒唐事都会及时止损,可林巧珍不仅没有那么做,还帮着锦西带孩子,让她把孩子生了下来,说起来秦家真是欠方家很多。

    “老姐妹,我敬你一杯,要不是你,我们秦家可没这样的福气。”

    林巧珍一直摆手“我哪里那么伟大不瞒你们说,当时我还想过让锦西把孩子送人呢,当时家里穷,锦西才二十出头带着俩个孩子不好嫁人,我想着要是有哪家条件好,把孩子送过去,不让孩子在我们家受罪,但我人家都联系好了,被锦西拒绝了,你要谢就谢锦西,是她的坚持才今天。”

    廖海蓉说了不少感谢的话,连声谢了锦西好几次,都被秦宴给挡了。

    他也曾想过如果当初他早点遇到锦西,那锦西和孩子是不是就不用受那么多苦了

    可他没有忘记当初那通电话。

    电话里,锦西有过要挟行为,他几乎可以确认当初的锦西是存了母凭子贵的心思,甚至还想过利用孩子找他要钱,但那些事都过去,以他如今对锦西的了解,锦西绝不是他想的那种人,她也足够有钱,不会再把那点钱放在眼里,或许当初她那么做是有苦衷,可无论如何,有些不必提的事就让它过去,他和锦西还有更远的路要走。

    次日锦西看了季维妮拍摄的杂志内页,不禁明白秦晋的意思。

    季维妮这期拍摄穿的是泳装,短到大腿根还露背的那种,因为是给港城杂志拍摄的,难免开放了些,总之,秦晋的意思她已经收到了。

    当她吩咐下去时,季维妮的经纪人奇怪了很久,还问季维妮是不是得罪了老板,否则老板怎么会干涉季维妮的工作

    季维妮沉吟许久猜到了原因。

    那个人啊

    总是这样,不知不觉俩人在一起很久了,她甚至慢慢习惯对方的节奏,如今已经爱上被人的感觉,虽说这样很羞耻,可被人征服似乎也有不一样的快感。

    秦晋是她的主人,他要做任何事她都会服从的。

    oss公司是锦西唯一一个没有盈利的公司,oss上市以来受到了各保健品商的攻击,他们致力于写各种软文污蔑oss,夸大自己的公司,就拿?N阳口服液来说,?N阳已经把oss当成眼中钉,到哪都要拉踩。

    殷杭气愤不已,好几次建议锦西要回击,都被锦西拒绝了。

    在报纸上回击有什么意思

    总要一击致命才对,如今上头不重视虚假广告的事,是因为虚假广告没有挠到痛处,也没有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而她要做的就是让虚假广告被人重视,让中国保健品现状被民众知晓。

    想到这,她吩咐道

    “我们在各大城市都有自己的销售人员”

    “当然有。”

    这事锦西又不是不知道,殷杭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

    锦西从办公室看出去,公司新扩大了规模,租下了楼顶的一层,锦西的办公室也从楼下搬了上来,高一层视野更广阔的,无形中带来的压力也更大,oss的办公室跟五色鹿靠在一起,她的每一个决定都关系到员工们的吃饭问题,不得不慎重。

    “方总,您的意思是”

    锦西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很快下了决定。

    “你应该知道?N阳的内幕。”

    殷杭当然知道,?N阳一开始还是用自己工厂制造保健品,自从?N阳上了央视广告,产品不够卖便开始外包了,而这些外包工厂各方面检测都不合格,有的甚至不具备制造保健品的资格,而?N阳的产品里本就没几样有效成分,高昂价格带来的利润全部用在了广告里。

    5元成本的产品,?N阳卖了99元一盒,销售价格是成本的20倍,让人瞠目结舌。

    “方总的意思是”

    锦西很快说“像?N阳这样的品牌很受老百姓的喜爱,但?N阳夸大宣传必定会有老百姓受害,我们不如把这些受害案例拿出来,捅到媒体手里,这样一来,?N阳自顾不暇,自然也不顾不上抹黑我们。”

    殷杭听笑了,果然是方锦西,不是坏人却也不是善茬,他就说锦西不是吃素的,不会任由别人欺负oss这么久,这段时间以来,以?N阳为首的保健品公司十分嚣张,几乎是欺负到人头上来了,锦西却从未有更多对策,现在看,不是锦西不想出手,而是没找到出手的好时机,如今她出手了,只怕?N阳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这就让各地的销售们去打听,一旦打听到便把资料汇总上来。”

    很快各地的传真传到了锦西手里,锦西看着传真上的这些案例,气愤不已,?N阳口服液的罪行真实罄竹难书,他们夸大效果不要紧,许多老人轻信广告和推销,买口服液不去医院,耽误病情,不少人直到死都不明白,自己天天吃?N阳口服液,这种神药吃了人怎么还会死呢

    “我看这两个比较容易引起关注。”

    一则是江省的某位老人,吃完?N阳口服液之后忽然觉得头晕眼花,当时他以为是神药起作用没太放在心上,家人要送他去医院被他骂走了,因为他坚定地认为?N阳是神药,他吃了神药绝对不会出问题,还说自己的儿女不孝顺,不知道关心父亲,就在当晚,这位老人死在了家中,此女次日发现时,他身体都已经凉了。

    一则是某位得了重病的老人,因为不想吃医院的药,便被推销买了6个月的?N阳,推销人员告诉他,吃了这药百病不侵,他的旧病也会好了,这种药是利用国外先进技术制作的,没有任何副作用,还说医院的医生说的话不可信,都是为了坑钱。

    这位老人当时也信了,他出了院不听医院的劝告,直接回家养身体,谁知没多久也死在家中。

    这些案例不胜枚举,可笑的是当家属去?N阳要个说法时,却都被?N阳找人镇压了下来,他们家里的老人死了,?N阳却不负一点责任,这让他们十分气愤,一直在想办法告?N阳,可他们没有任何证明证实是吃了?N阳才死的,?N阳完全可以说他们吃了其他跟口服液相冲的东西。

    但是没证据不要紧,新闻只阐述客观事实,其他的交给读者去评价,新闻不是讲证据的地方,锦西把这俩案例挑出来

    “找人递给几家报刊媒体,记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要让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这是当然。”

    “如果是从前?N阳或许还有一丝活路,可如今?N阳是标王,一举一动都很受关注,我想这一次,?N阳是在劫难逃了。”

    次日,?N阳吃死人的消息成为各大报纸的头条。

    什么?N阳竟然会吃死人可是它不是央台的标王吗像央台这样的大平台,只有信得过的产品才能进入啊,吃死人的东西也可以在央台卖

    大家抱着好奇看了新闻,这才明白,?N阳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好,生病的人吃了?N阳延误了治疗,竟然活活把人给吃死了

    怎么会这样他们的广告做的那么好,说什么吃完就头也不晕了,眼也不花了,腰也不疼了,百病全消,这不是欺诈消费者吗

    几大报纸一起报道了这件事,引发一番动荡,更要命的是就在次日,竟然有报纸报道出?N阳工厂的杂乱情况,?N阳这样的大企业,找的外包工厂,产品就放在厕所边上,旁边有一堆垃圾,苍蝇蚊虫到处都是,十分脏乱,这样的地方制作出的产品一盒就卖上百元而经过化验,?N阳的口服液只是一种能量果汁,喝完会有有劲儿的错觉,事实上根本不会对身体有任何好处,连基本的维生素都没有。

    消息一发出,全国哗然,所有人走亲访友都会带的?N阳口服液竟然这么差

    难怪会喝死人,工厂脏乱差,里面没有任何有效成分,说不定还没有家里的刷锅水干净,能吃死人也不奇怪。

    冯江涛万万没想到,一夜功夫,?N阳就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这段时间他还算得意,得了标王后虽然公司运营依旧困难,可别人毕竟不知道,在外谁不给他冯江涛面子不出意外他的帝国还将继续维持下去,可偏偏这个意外就是出了。

    冯江涛顿时慌了神,记者围在大厦门口,他的债主听到消息都跑来了,?N阳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冯江涛站在公司大厦顶楼,有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从这跳下去的想法,当年他白手起家,从大学出来便自主创业,是所有年轻人的偶像,所有人都想成为冯江涛,因为他冯江涛亲手缔造了一个神话,筑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可这梦还是破碎了。

    “江涛,外面那些人一直吵着要采访你,烦都烦死了,我出去还被他们骂了一通,说我魅惑你,害的公司变成这样。”牛露露跺着脚撒娇。

    冯江涛没了心神,看向眼前这女人,这女人跟了他不短时间,以前他有钱养着供着,如今他没了钱,只怕连这女人也留不住,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总归他跟牛露露不过是各取所需,当年让她当副总,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让她去做公关应酬的事,牛露露工作能力不行,却很会哄男人,还让他拍了几个领导的不雅照要挟领导,以至于从来没人敢阻拦?N阳,谁知道却忽然出了这件事。

    “去调查过报纸上说的那些人没有”

    “去了。”牛露露迟疑道“确实是喝了?N阳以后延误了治疗,但谁知道他们一定是喝我们的产品喝死的说不定是吃了别的东西,这些太可恶,睁眼说瞎话”

    然而冯江涛自己却知道,当年他大胆妄为,自己搞了个小厂做配方,就给吹嘘成神药口服液,那时候他赚了很多钱,每天躺在钱堆里,却心里明白这一天早晚会到来。

    但他那时候以为哪怕这一天到来了也无所谓,因为他会为自己留好后路,可如今这一天真的来了,他手头根本没几个钱,资产都被他抵押贷款,这一倒下,他连生活都困难。

    当下冯江涛接到电话,那边他老婆道

    “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以前你一直要离婚我没答应,死活拖着不签字,那时候我就在想,我怎么能让你冯江涛好过我一定要留在你身边看你有什么好下场现在好了,你的报应来了,我该笑的笑够了,已经给在你给的协议上签字了,我和儿子要去国外,你自生自灭,是死是活都再也不要联系。”

    冯江涛一时没回神,妻子是他大学同学,当年他们也很恩爱,只是他家里很穷,白手起家后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迷了眼,也学其他老板包养小蜜,出行就有女人围着,自以为那样很威风。

    冯江涛看向牛露露,“如你所愿,我老婆离婚了。”

    “离婚了”牛露露眼神瑟缩很快拉着他的手,“你放心,不管你有钱还是没钱,我一定会站在你身边。”

    刚说完这句话的下午,牛露露卷走了俩人同住时所有的东西,紧急卖了房子跑了。

    冯江涛愣了很久,连惊讶都忘了。

    这一切似乎理所应当没什么奇怪的。

    牛露露和他本就各取所需,如今牛露露这做法,才符合她的为人。

    是他太自信,以为只要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能留在身边,意气风发时他张狂的话听起来是自信,落魄时那一切就显得狂妄了。

    偌大的一个商业帝国,说倒竟然就倒了,?N阳的事很快被人掘地三尺,开始时是媒体对?N阳产品的讨伐,很快人们终于知道,?N阳的产品就跟平常勾兑的果汁没区别,鸟用没有,后来媒体挖到了?N阳的经营情况,这才知道,原来?N阳这几年经营状况一直不好,夺得标王后,虽然销量上涨,可三个亿的标王广告费让?N阳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这几年?N阳一直靠贷款度日,就在不久前,冯江涛还夸下海口要建造申城最高的地产大厦作为?N阳的办公大楼,?N阳的商业帝国还未真正建立,冯江涛就已经不知所踪。

    媒体还把箭头指向?N阳的虚假广告。

    媒体三问?N阳,为何?N阳会如此夸大口服液的效果,明知道?N阳毫无作用还去祸害老百姓,这不是摆明了要老百姓的命吗

    ?N阳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前后共闹了三个多月,三个月后,?N阳彻底凉了,锦西甚至还没跟冯江涛有正面对决,她这竞争对手就自己跳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就在这时,有个记者产生疑惑,如果?N阳这样的大品牌都能造假,那其他小品牌就不会难道其他人就会踏踏实实做事,而无视保健品行业的巨额利润不是被爆出来的才是黑心商家,这位记者暗访了市面上所有的保健品,发现国内9999的保健品都存在弄虚作假的情况,之所以说9999,那是因为市面上竟然有一家公司如同一股清流,这家保健品全部符合国际标准,成分和标示的完全符合,效果也不错,确实如广告所说含有丰富维生素,更重要的是,该品牌的广告完全没有夸大。

    结果公示后,这家名为oss的公司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这家oss的保健品竟然是真的保健品

    哦,这家公司他们有印象的,每次买东西时,其他推销员都说的天花乱坠,说东西是神药,吃了百病全消,只有这个oss的推销员,每次都说这是保健品不能替代药品,说保健品的作用在于预防,平常也不能忘了锻炼身体,增强体质。

    他这样一说,大家自然不想买,因此很少有人用这个牌子的东西。

    再加上以前冯江涛攻击这个牌子是假洋货,让大家很瞧不起。

    谁知,竟只有这个牌子的保健品货真价实,且还坚持国际标准

    要知道?N阳等产品别说符合国际标准了,就连国内的都达不到。

    oss被这篇新闻稿推上了神坛,许多民众也因此认识到保健品的作用并没有那么神奇。

    这件事直接导致oss的产品受到了疯抢,作为市面上唯一一家有效果的保健品,oss受到老百姓的一致赞扬,大家都说这家公司是有良心的好公司,当他们听说oss的老板跟五色鹿是同一人时,才恍然大悟,五色鹿本就是国产良心品牌,这样的公司自然不会做骗人的事,看看oss的做派就知道了,就好像怕老百姓多花一分钱,这样的公司他们反而愿意支持。

    保健品的闹剧闹了好几个月才终于落下帷幕,这件事之后,保健品公司倒了很多家,oss是为数不多的生存下来的公司之一。

    oss的发展很快,短短一年便站稳了保健品老大的位置,也多亏冯江涛承让,否则锦西绝对没有这样的机会,保健品的利润是巨大的,锦西踏实做产品,产品的利润远远不如其他公司,就这样利润也让她咋舌,那些个虚假广告的公司,只怕营业额绝大部分是利润。

    新一年的风吹拂在锦西耳侧,锦西顺着江边往前走,秦宴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等新一年的烟火,江边围满了守岁的人,俩人难得把孩子丢给老人,趁此机会想过一下二人世界。

    忽而秦宴的电话响了起来。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秦宴沉默许久,忽而道“锦西,张家强被抓了。”

    锦西一怔,张家强逃去了金三角,却还是被抓了,如若没有秦家压着,只怕这事根本不会有结果,就算有也无法被带来内地审判,可如今内地以张家强在内地犯过的案子为借口要把人带来内地审讯,如此,秦家便有了足够的话语权,绑架勒索一事,总也要有个说法。

    当然,锦西和秦宴商量过,不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他们怕有人效仿张家强把孩子绑架去,既然张家强能得到数千万,那么其他人若是绑架肯定会要挟更多,而到了那时,孩子们的处境会更危险。

    “锦西,这是我送你的新年礼物。”

    锦西微笑迎着春风,她从未说过,但秦宴看得出这一直是她的心病,赚钱的事都可以缓缓,唯独安全问题不能耽误,她一直怕张家强不满足于当初那笔钱,会潜入内地再次绑架勒索孩子,这段时间她对孩子的安全非常重视,可每每到了晚上她还是睡不踏实。

    或许有钱以后,人什么都不怕,就怕早死,这钱花不完。

    锦西依偎在他胳膊上,二人亲昵的像是寻常的夫妻。

    秦宴站定把她搂到怀里,江风迎面吹来,二人看着这江景都有无限感慨。

    忽而秦宴道“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秦宴道“那你先说。”

    “男士优先。”

    “那可有意思,耍赖的时候你说女士优先,耍坏的时候你说男士优先,方总能不能给我们男人留条活路了”

    锦西挑眉“秦总说这话倒不像是要活路的。”

    秦宴挑唇开口“看到江对岸的那块空地没有,那块三角区缺了一角,就在江边上,我们喜宴地产已经把那块地给拍了下来,因为打算建申城最高的大楼,政府给了绝对优惠价。”

    不过也多亏芝麻帮忙,价格还是芝麻给定的,秦宴现在有重要的事,都会叫小芝麻来拿主意。

    “巧了,就在你办公大楼的对面,那块长方形的空地,我打算建一幢五色鹿的办公大楼,当然如今五色鹿恐怕也用不完这么多房子,到时候我可以把其他公司一起移过去,我也有心建申城最高的大楼,不过肯定比不过秦总。”

    “那我先说恭喜。”秦宴握手。

    锦西很快回握。“同喜,奋发图强,共同向上。”

    二人都笑了。

    风比从前暖了一些,二人在昏暗的光影里隐没了表情,不知在想什么,新的一年很快又要到了,这一年一年过的,似乎没什么意思,除了孩子在一年年长大,事业一点点变好,其他的,无波无澜,没什么新鲜劲儿。

    锦西也没觉得自己的这次人事有什么特别的,虽然比上一世有钱许多,还有了执手同行的爱人,可她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没有年少时的激情,一切平淡的就好像生活本该是这样。

    烟花照亮江面,所有人都围过来,指着天空欣喜跳跃,孩子们跑老跑去,伴随着家长的呵斥声,锦西和秦宴依旧没说话,只抬头看那夜空中的烟火,倒计时的声音渐渐近了,秦宴牵起她的手,眼眸紧盯着她。

    这一刻锦西看到,他那双被烟火照亮的深眸里,有她的身影。

    他的手很是暖和,让人觉得连心都暖和起来。

    锦西只是笑,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有时候人生就是一场感冒,过程晕晕沉沉,醒来大梦初醒。

    谁又说得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

    但这一刻她无比坚定,从手心传来的温度是真实的。

    当天晚上,锦西做了个梦,她梦到自己回到了前世。

    她回到了自己家里,父母又在吵架,母亲骂骂咧咧说父亲没用,父亲也摔桌子摔碗,家里很快变成废墟,吵架过后,她母亲很快崩溃大哭,骂她闺女和男人一样不是东西,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这都多少天了也不知道联系一声,还说人家女儿早就结婚了,只有她的女儿,一把年纪不结婚,像个异类。

    她从小就是异类,跟别人不一样。

    母亲下了这个结论。

    看得出母亲很不满锦西,说锦西不如其他人家的闺女乖巧,在适合的年纪结婚,找回金龟婿让做父母的面上有光,女人是一年比一年掉价,再拖下去能找到什么好男人哪个男人愿意娶一个年纪这么大的

    很快又响起了吵闹声,锦西旁观片刻,像是在看别人的事一般,转身走了。

    醒来时秦宴正盯着她。

    “怎么哭了”

    “没事,就是做恶梦了。”

    “什么噩梦”

    “没什么,噩梦又不是真的,噩梦存在的意义就是对照现实。”

    “说的好,你明白就好。”秦宴把她搂到怀里。

    自从孩子的身份公布后,俩人光明正大睡到一起,以前芝麻总要来抢妈妈,现在秦宴就启发她,说你看别人家父母都睡在一起,要是不睡在一起,父母感情会变得很差,会吵架打架不开心。

    芝麻思索许久,终于乖乖回屋睡觉。

    自此,秦宴光明正大睡到了锦西这屋。

    “有些噩梦是没有意义的。”

    “是啊,没有意义。”

    她依旧练就了钢铁之心,只把唯一的柔软留给亲近的人,那些给过她爱的人。

    她偶尔还会想起她的父母,但那些离她已经十分遥远的事,就像是回忆里的某个片段,偶尔拿出来抖抖,却不是生活的主旋律。

    方锦西向来只管往前走,从来不会回头看。

    大年初一,孩子们都围过来,吵着要压岁钱,拿了五块钱压岁钱,芝麻团子激动地拿去炫耀,锦西梳洗好下楼,廖海蓉把做好的元宝端出来,她在里面放了硬币,为了吃到钱,孩子们努力吃着。

    可

    “芝麻太厉害了吃到了10个硬币哦哥哥你不行了”小芝麻十分得意。

    团子郁闷久了也就习惯了。“我就知道这种好事轮不到我。”

    “嘻嘻嘻,哥哥你别难过,我分你一个”

    “妈,你包了几个”锦西问。

    “我就包了10个,谁知都被芝麻吃去了,你说这孩子,运气好到不像话。”

    锦西和芝麻相视一笑,这锦鲤般的人生,说到底还是托了闺女的福。

    “说什么呢”秦宴晨跑回来。

    “在说10个硬币都被芝麻吃去了。”锦西笑着看她。

    “运气这么好”

    “可不是。”

    孩子叽叽喳喳说着什么,但锦西都听不太真切了,汤圆里能不能吃出硬币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哪怕是这样简单的小事,都能从中感受到快乐。

    这是她期盼已久的人生啊。

    玫瑰书友群,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587923473群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